首页 > 书库 > 《女相重生:毒女归来》弃妇重生之毒女神医风挽 下克上 女相重生:毒女归来章节列表

女相重生:毒女归来

古代言情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叶染衣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女相重生:毒女归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宗政初,昊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饭食上桌,昊昊一眼就看到中间那盘大虾,他双目一亮,忙央了梵越,“干爹,昊昊要吃虾。” 梵越曾听景瑟说过昊昊喜欢吃虾,当下也并未多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6 16:10: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叶染衣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女相重生:毒女归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宗政初,昊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饭食上桌,昊昊一眼就看到中间那盘大虾,他双目一亮,忙央了梵越,“干爹,昊昊要吃虾。” 梵越曾听景瑟说过昊昊喜欢吃虾,当下也并未多

《女相重生:毒女归来》免费试读

饭食上桌,昊昊一眼就看到中间那盘大虾,他双目一亮,忙央了梵越,“干爹,昊昊要吃虾。”

梵越曾听景瑟说过昊昊喜欢吃虾,当下也并未多想,伸手将盘子挪到他跟前并夹了最大的放在他的小碗里。

昊昊小心翼翼地拿起大虾,按着景瑟教他的那样慢慢剥了壳,最后将鲜嫩饱满的虾球放进梵沉的碗里。

他说:“娘亲告诉昊昊,虾很补的,镜镜你快吃,吃完了就能好了。”

梵沉眨眨眼,刚开始有些茫然,对上昊昊诚挚的小脸时,凤眸中破碎出一抹清明,薄削而艳红的唇角微弯,洋溢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温柔来,他拿筷,轻轻夹起虾球送入嘴里,尔后很享受地点了点头,“嗯,好吃,谢谢昊昊。”

得了夸奖,昊昊自然高兴,他又拖了一只虾过来,“那我再给你剥,可好?”

宗政初与他们同桌而坐,却并未动筷,只斟了一杯酒悠悠品着,此刻听闻昊昊这么一说,他饶有兴致地抬起头来,微微一笑,“这孩子倒是可爱得紧,且不知他娘亲是哪一位?”

梵越目色微闪,并不直接回答,反而看着宗政初,“你且再认真看看,看他像谁?”

宗政初狐疑地看了看昊昊的小脸,最终无奈摇头,“我看不出。”

梵越兴趣缺缺地低嗤一声,“右相府的嫡出千金在你这里调养了八年,你不会连她的样子都没记住罢?”

宗政初愣了一下,旋即失笑着摇摇头,“原来是那丫头。”

梵越撇嘴,耳边却又听得宗政初再道:“若是你不提,我还真忘了她生得何模样。”

梵越险些一口清酒呛在嗓子眼。

拍拍胸口顺了气,梵越才无语得睨着宗政初,“要我说,你就是花了太多心思在你那徒弟身上,哪还看得见旁人?”

见宗政初垂下眸,梵越扬眉,“莫不是,你这做师父的,真对徒弟生了男女之情罢?”

宗政初唇角动了一下,笑意微苦,眸色复杂,声音亦低沉许多,“你不懂。”

“这有何不懂的?”梵越不以为然,一撇唇,“不就是痴男怨女之间的那点子破事儿吗?小爷我可是过来人,比你懂的多了去了。”

宗政初安静喝酒,再不答话。

梵越甚感无趣,低头用饭。

梵沉心智不全,昊昊是小孩子,宗政初又性子沉闷,因而,梵越这顿饭吃得很是憋闷。

好不容易等婢女撤了碗碟,梵越往旁侧的太师椅上一坐,斜眼睨过来,“诶,我说真的,你可得替我家老大好好看一看,堂堂楚王府世子,朝廷二品大元出了这种事儿,若是传了出去,要天下大乱的。”

宗政初依旧是面无波动,“我以为,我方才在大门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梵越皱眉,“医不好他,你这‘天下第一神医’的招牌要来何用,留着岂不打脸?”

宗政初道:“我原也是没想要的,若你喜欢,送了你便是。”

梵越咬牙切齿,“老古董,你诚心气我是不是?”

宗政初心安理得地道:“谷中日子枯燥,今次能见楚王府为人不一般的二爷露出比为人更不一般的怒色来,也不失为一桩乐趣。”

早就领教过宗政初是个嘴毒的,梵越心知与这人硬碰硬分毫讨不得好处,索性缓了缓气,退开一步,“你先别下定论,快给我家老大号脉,然后再告诉我为何医不好。”

宗政初拗不过他,只好放了茶盏,让梵沉上前来。

梵沉虽摔了脑子丢了心智,骨子里却洁癖依旧,并不急着号脉,先让梵越打来冷水,又让他拿出向来必备的广陵香膏,动作极为优雅地往十根白净修长手指上涂抹,再撩动水花一点点洗净。

水盆放于桌上,梵沉逆光而站,阴影里,冰雕玉刻的容颜散着淡淡光芒,薄而精致的唇轻轻抿着,那唇犹如青云之下朵朵绽开的罂粟,有着烈焰的妖娆颜色和剧毒般的魅惑。偏他的面部轮廓好似水墨勾勒,天然白玉之色相辅,让这份妖娆由内而外渗透出如隔云端的缥缈仙气来。

从净手到擦手,足足用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宗政初是个极有耐性的,捧着茶盏观了梵沉净手的全过程,只淡笑:“世子爷倒是不忘根本。”

以梵沉目前的记忆,脑海中并无宗政初这号人,因此对于宗政初的话,梵沉自然不会接,也不知如何接。倒是梵越笑得春花烂漫而洋洋自得,“那是,这副仙人皮相,自然只有我家老大这种洁癖严重的人才承得起,若换了旁人,早就给糟蹋了。”

说罢,他迅速转了话题,“快别闲聊了,你赶紧的过来号脉,与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宗政初走过来,指腹轻轻扣于梵沉的脉搏上,片刻后,他剑眉紧蹙,讶异地深深看了一眼梵沉后才将目光转向梵越,表情凝重,“在我之前,什么人给他医治过?”

梵越一看宗政初的表情有些不对劲,若有所思片刻,清清嗓子道:“也没谁,就是一般的大夫。”

“这不可能!”宗政初当即否决,凝视着梵越,“你若不说实话,那他便没得治。”

“别呀!”梵越一急,“我说还不行么?”

宗政初眉心缓和下来。

梵越嘟囔道:“是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宗政初一听,再次凝眉,“你确定?她多大年纪?”

“的确是位小姑娘。”梵越仰着脖子,反正景瑟还没嫁给老大,如今可不就是姑娘么?

“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梵越补充,不知为何,他自察觉到宗政初异样的情绪时,就不愿把景瑟给牵出来,心底里有着隐隐担忧,言语间不由自主就撒了谎。

宗政初闭了闭眼,深切感受到吸入鼻腔的空气都能让他感到疼痛,从鼻骨疼到心肺里去。

“你们走吧!”过了许久,宗政初站直身子撇开眸,悠远目光越过楼宇,定于远山。

“你这是何意?”梵越不解。

宗政初道:“世子爷这种症状,光是药石根本无法医治,最重要的是得有人给他做心理辅导,让他慢慢从内心深处的阴影里走出来,若其间不受任何刺激,再加上药石的辅助,则痊愈不难。二爷所说的这位姑娘,显然深谙此道,既然早前已然经了她的手,如今我再插手反倒不妙,你还不如再回去找她。”

梵越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又问:“如此说来,我这一趟是白瞎了?”

“我可以给你开个药方。”宗政初让婢女取来笔墨,提袖落笔,于笺纸上拟了方子。

梵越接过来一看,顿时瞠目。

宗政初问:“怎么了?”

“没。”梵越摇头,这方子竟与景瑟开得一模一样。

《女相重生:毒女归来》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叶染衣)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宗政初,昊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叶染衣)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相重生:毒女归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宗政初,昊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