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本王不是妻奴》本王不是妻奴全文阅读 天然受 本王不是妻奴SM

本王不是妻奴

古代言情已完结

《本王不是妻奴》作者:北溪浅笑,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沈若溪,傅少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傅少锦很快就回来了,立即把药递给沈若溪。 沈若溪接过,把药给北子靖覆上,药上了上去,血便慢慢的止住了。 安大夫狠狠松了口气,激动

|更新:2019-06-18 08:03: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本王不是妻奴》作者:北溪浅笑,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沈若溪,傅少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傅少锦很快就回来了,立即把药递给沈若溪。 沈若溪接过,把药给北子靖覆上,药上了上去,血便慢慢的止住了。 安大夫狠狠松了口气,激动

《本王不是妻奴》免费试读

傅少锦很快就回来了,立即把药递给沈若溪。

沈若溪接过,把药给北子靖覆上,药上了上去,血便慢慢的止住了。

安大夫狠狠松了口气,激动的热泪盈眶:“沈小姐医术真是高明,殿下的命保住了。”

真没想到自己行医大半辈子,医术还不如这个小娃娃。方才他各种止血药都用了,这血就是止不住啊!

“命保住了?”事情这么简单就好了,沈若溪淡淡看向床榻上脸色苍白的北子靖,“要这么简单就好了,你忘了他体内的毒吗?”

安大夫一怔:“那儿不是有解药吗?”沈若溪端来的解药还在一旁放着,散发着浓浓的恶臭,让人想忽略它都难。

“喝那解药的前提是他不喝其他药。”沈若溪的语气不怎么好。北子靖的伤口上敷了药,伤势恢复也得喝药。

就算沈若溪是毒师,熟悉药性,熟知药物搭配,也不敢什么药一骨碌给北子靖喝下去啊。

要知道,这药性综合在一起是会产生变化的。疗伤药和解毒药一起喝下去,说不定不但无法疗伤,也无法解毒。

“那怎么办啊?”安大夫明显是明白这些医理的,一脸犯愁的望着沈若溪。这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沈若溪身上。

沈若溪看向床榻上虚弱的像是要昏厥,却还散发冷傲气息的北子靖。

办法她肯定是有,血都止住了,接下来的慢慢调理她还能没办法吗?

但在救人之前,有些事情她得和北子靖掰扯掰扯。

沈若溪走进北子靖身边,伸脚勾了把小凳子过来,坐下给他把脉。

他体内的毒素虽然厉害,但她的针法稳定了毒发,暂时不会发作。脉象虽然虚弱,但是很稳定,不会有生命危险。

沈若溪这才开口:“秦王殿下,咱们昨日说好了互不相欠,对吧?”

昨日这家伙摔她三次,她可记得清楚呢。

北子靖闻言便蹙眉,立即知道她要说什么。眼神深不可测,冷冷道:“怎么,你把断魂的解药做出来了?”

说好的做出解药互不相欠,她把解药做出来了吗?这么着急互不相欠。

态度还这么拽。沈若溪眯眼,若说之前的解毒算不得救了他性命,那么这次受伤加上毒发,安大夫他们绝对应付不了。

这可是实打实的救了他性命,竟然说话还这么拽。看你能拽多久!

“那个还没眉目,我就是想问问您,我欠你的东西,就只差那个解药了,对吧?”沈若溪笑眯眯的。

北子靖看着她,忽的笑了。嘴角上扬,弧度又冷酷又邪魅,回答的十分干脆:“对。”

对就是了!“如此说来的话,这一次我就没有必要给你疗伤了。你看呀,你身上中的毒,解药我给你做出来了。那小瓷瓶里的断魂,我照样把解药给你。”

她开口的时候北子靖就料想到她的意图,听她如此一说,便能肯定,她是想他欠她人情。

单是他身上的毒,就不是安大夫他们能应付的。再加上他的伤势,除了她,谁都治疗不了。

她说她不疗伤了,那谁又能为他疗伤呢?

“沈若溪,本王今天告诉你一个秘密。”北子靖不疾不徐。

秘密?

沈若溪一顿,北子靖是想用秘密和她换吗?

“什么秘密?”这也得看这个秘密的分量值不值的起他的命。

北子靖凝视着她,一字一句,咬字清晰的开口:“你,很快便是本王的妻子,你是本王的人。”

所以别跟他说什么互不相欠,妇以夫为贵,他荣她荣,他损她损。她帮他也是在帮自己。

他这话一出,别说沈若溪蒙了,安大夫和傅少锦他们,都倒抽一口凉气。

对安大夫他们来说,殿下会让沈若溪住到府上,完全就是为了研究断魂的解药。跟沈若溪是不是这座府邸未来的女主人,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可殿下现在这话,分明就是认可了沈若溪是他未来女主子身份啊。

沈若溪大睁着眼睛,一脸震惊的看了北子靖好半响。

她脑袋有些空,这个家伙不按套路说话。

“你这算什么秘密?谁不知道我就快嫁给你了?”沈若溪抗议。

“哦?”北子靖唇角弧度邪魅:“原来你知晓?本王还以为整个天下就你不知。”

抗议无效。

以他在这个世界的名声和地位,他的婚事一出来,恐怕就以最快的速度传开了。如今,说不定快传遍大半个龙天大陆了。

每个人都知道她不久之后就是他的人,就她自个儿总跟他斤斤计较。

“原来你心头是这种想法。”沈若溪本有些心跳加速,明白过来之后便冷静了许多。

这个国家的女人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地位,但地位确实不算高。

女人的一切都是仰仗着男人,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女人为男人做什么都是应该,甚至是去死。

所以以沈若溪现在和北子靖明面上的关系,他受伤,她给他疗伤,本来就是应该的事情。

她不但不应该计较回报,还得麻利儿的给他疗。

北子靖见她表情,以为她总算是明白了,那她应当不会再有想法。

毕竟于她而言,她该做的是讨好他,而不是与他计较。她的下半辈子会过得如何,可全部系在他的身上呢。

可沈若溪轻出口气,一脸事不关己:“殿下,我无能,治不了你这伤势,请你治罪吧。”

治罪?北子靖眼角一抽,脸色当即不好看。合着,他把她当成未婚妻,她却只把她当成一个大夫。救他还得要回报。

这个世界给北子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治病,若治不好,轻则挨一顿板子,总则丢了性命甚至还带着全家上下。

但沈若溪她不怕。

北子靖是个聪明人,他当知晓,这个时候得罪她,就是在拿他的性命在得罪。

沈若溪淡然的站在原地,坦然的看着北子靖,那模样,就像是在说:你看着办吧。

北子靖那苍白的脸都快要黑透了。这个女人方才对他的关心看起来真真切切,可她此刻居然又跟他计较这些。

她心里是向着国公府还是向着他?

“沈若溪,你可曾把本王当未婚夫?”北子靖的语气淡漠平静,可眸光却深邃的很,让人琢磨不透。

沈若溪冷冷挑眉朝他看过去:“说了别跟我来这套。”

《本王不是妻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