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梦浮生云中梦》南柯一梦浮生尽 T吧 一梦浮生云中梦古代言情小说

一梦浮生云中梦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一梦浮生云中梦》是月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梦浮生云中梦》精彩章节节选: 二人在这间客栈住了几日,却不出门。浅陌也每日只是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从早看到晚,再看到第二天清晨。 云轩自己一个人睡在房里那张床上

|更新:2019-08-26 08:11: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一梦浮生云中梦》是月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梦浮生云中梦》精彩章节节选: 二人在这间客栈住了几日,却不出门。浅陌也每日只是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从早看到晚,再看到第二天清晨。 云轩自己一个人睡在房里那张床上

《一梦浮生云中梦》免费试读

二人在这间客栈住了几日,却不出门。浅陌也每日只是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从早看到晚,再看到第二天清晨。

云轩自己一个人睡在房里那张床上,起初他还有点觉得不自在,自己一个男子占着床,却让姑娘家在竹榻上过夜。可浅陌却说不妨事,她本就不睡的。云轩又经常夜半醒来,看到她的确是仍旧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月色,一动不动。

于是云轩问她,“你天天这么坐着,不累吗?”

“凡世的时间,流逝的很快。”浅陌如此回答。

“可我们出来不是为了去完成你的委托?”夜里睡不着的云轩半躺在床上,仰面看着雕花的床顶,问道:“为什么要在这里呆这么久?你的委托不做了么?”

“做自然是做的。”浅陌回答,“只是吾在等,等一等凌儿会带来哪一个神器的回应。”

“神器?”这又是一个新词,云轩发问的十分及时。

“嗯。”浅陌点头,“能够传递到吾这里的呼唤,总会有一个神器会为那个故事动容,愿用自己的能力助其编织一个梦境。而吾要做的,就是帮它们在梦之卷上绘出一个故事。”

“那若是没有神器回应呢?”云轩翻了个身,拄着脑袋看她,原本那点儿睡意都被好奇给赶跑了,“岂不是很尴尬?”

“哪里会呢?”浅陌微微笑了,摇头道:“既然能够传递到吾这里的,自然是极沉重的,或是悲痛,或是绝望,亦或是执念。普天之下神器千千万,总有一个会为那个故事感动。”

“那么多?”云轩有些惊讶,“怎么感觉神器像菜市场的土豆似的?”

“器物有了器灵,便是神器了。”也许是夜深人静的原因,浅陌似乎更愿意说话了一些,听着云轩冒傻气般的话也没有无视,而是细细回答道:“器物有灵不是件难事,只需倾注足够的情感,器物感受到了,慢慢也就有了灵气。譬如你的床说,你再折腾它就要塌了。”

云轩听了不由得脊背一僵,可又看到浅陌嘴角的笑意,总觉得她在开玩笑。

“是假的吧?”云轩僵着脖子,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一个床不至于会说话吧?”

“自然是会的。”浅陌却认真回答道:“莫要说床,床又如何,洒扫仙人门后放的那把笤帚,还会跳舞呢。”

云轩又看了她一会儿,觉得她定是在开玩笑。洒扫仙人这么不严肃的仙职和会跳舞的笤帚这么不正经的物事,肯定不存在的吧?胡诌的吧?

于是他放下心来,又翻了个身。

然后床就塌了。

在雕花四柱床垮下去的一瞬间,云轩凭借着自己习武多年的本能,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身后刚刚还好好的床塌成了一堆碎木头。

云轩目瞪口呆又有点儿后怕地看着那堆废墟,拍了拍胸口:“不是吧?这么邪乎?是不是你干的?”

巨大的响声惊动了整个客栈,披着睡袍的老板连滚带爬地跑过来察看,被一屋子乌烟瘴气吓了一跳。

“这,这这... ...这?这这这... ...”五百两银子的雕花大床碎成一堆木渣,过于震惊的老板“这”了半天,也没挤出第二个字。

云轩本想说会赔他钱的,后来想想自己如今连衣服都是浅陌给的,身无分文比楼下巷子口那个叫花还穷,就选择闭嘴装傻。

“你这里的木头,都被水蚁蛀空了。老板难道不知?”远远坐在窗边的浅陌却开口,“再不治理,怕是这楼也要塌了。”

老板又是一惊,摆出了一脸坚决不信的架势。

“老板。”过去察看碎渣的小二拿了一块木头给老板看,“都空了。”

老板接过去看了看,果然床柱的里面空的不成样子,还有一堆白色的水蚁在慌乱地爬来爬去。

于是老板连忙和二人道歉,又是要退房费又是要赔偿的,浅陌又看着窗外陷入沉默。云轩作为差点被砸死的人,夹在中间想了想,就说道:“算了吧,反正也没砸到我。倒是别的房你要注意,万一塌了砸到人你估计要赔不起。”

老板连连说是,叫了几个杂工来,手脚麻利地把床的碎渣清理干净,又给他搬了一张竹榻来应付半晚。等全折腾完,天都快亮了。

云轩就有点郁闷,他本来只是有点睡不着,这下可好,都不用睡了。

坐在浅陌对面,云轩无语地拄着脑袋看那群杂工忙里忙外,想了半天就觉得浅陌知道这床要塌很神奇,就凑过去问她:“这床真的有灵会说话啊?它告诉你的?”

“客栈的床,如何会有灵?”浅陌却真的是在诓他:“吾只不过听到水蚁的声音很嘈杂。”

云轩撇撇嘴,“我就知道你在诓我。”

浅陌抿了抿唇角,像是在笑。

云轩无奈地看着她。

“不过说来,神器倒的确是不难得的。”浅陌换了个话题,说道:“虽说能够化形的神器少见的很,但有器灵的倒是不少。”

云轩扭过头去,不理她。

浅陌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怀中的木盒上哒哒地敲了敲,“譬如说... ...你的剑。”

云轩用“你又诓我”的眼神看着她。

“你母亲的剑,当真是一柄神器。”浅陌却依旧说道,像是在回忆:“那是九重天上一位主神的佩剑,年岁怕是比吾还要大一些。它随着主人自九重天坠下,却迷了路,后来便遇到了你母亲。”

“那么说,”云轩伸手戳了戳放在矮桌上的佩剑,“这位是有灵的?”

“自然。”浅陌点头,“是一位器宇轩昂的男子。”

被裹在白布里面的佩剑震了震,似乎是在回应浅陌的介绍。

云轩一惊,看自己佩剑的眼神有些变了。

“神器都是忠诚护主的。”浅陌也伸出手,轻抚九龙云霄上的浮雕花纹:“它原本的主人早已魂飞魄散,因此它迷失在凡世,后来遇到你的母亲。与其说它那一次救了你母亲,莫不如说你母亲救了它。因此你莫要担忧,这九龙云霄,是承了你母亲的遗命,来护你的。”

云轩的眼神又变了,这次带了些颤抖。他本以为这剑只不过是母亲留给他的遗物,却不曾想还有这样深的含义。

“因此,若你哪日厌倦了,便带着它来罢。”浅陌收回了手,轻声说道,“若是九龙云霄开口,吾定给你绘一个极好的梦。”

云轩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浅陌便叹了口气,“还是罢了,你又如何需要用梦来逃避。”

随后便看着窗外渐沉的月色,不再开口。只剩下客栈杂工进进出出清理碎木的声音,与沉寂的夜色混在一处。

《一梦浮生云中梦》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梦之,那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梦浮生云中梦》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梦之,那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