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我来晚了什么梗 SM 对不起,我来晚了免费阅读

对不起,我来晚了

出版已完结

主角是静怡,叶飞的小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此文是夏奈尔原创的出版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叶飞以为这一路都无法耳根清静,实际上,她在汽车开动十几分钟后即睡着,一直到下车也未醒来。叶飞只能将她摇醒,他们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更新:2019-09-17 01:01: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静怡,叶飞的小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此文是夏奈尔原创的出版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叶飞以为这一路都无法耳根清静,实际上,她在汽车开动十几分钟后即睡着,一直到下车也未醒来。叶飞只能将她摇醒,他们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对不起,我来晚了》免费试读

叶飞以为这一路都无法耳根清静,实际上,她在汽车开动十几分钟后即睡着,一直到下车也未醒来。叶飞只能将她摇醒,他们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静怡还从未来过乡村,眼前的乡野景色美丽的过于唐突,让她受了点惊吓,她抓紧了叶飞的手。

天空是一种极纯净的湖蓝,为了不至于蓝得太孤单,便随意的拉来几片轻盈的白云作伴。一望无际的麦田,已经成熟,沉甸甸的铺排成海。麦海的尽头,是一处小小的村落,白墙黑瓦,别致又安静。

静怡有着简单的快乐。她拉着叶飞走在被秋风吹白的乡间小路上,过了一会儿嫌他太慢,即放开了他的手,跟着路边水渠边一只蜻蜓跑了好一段路,又被一株倚着老树长得很自在的无名小花吸引, 她弯腰摘了好几条。那种小小的白花,并不炫丽,却香气沁人。静怡走了几步,又贪心的返回,再摘了几朵放入裤子口袋中。

等叶飞走近,她献宝一样捧出一朵给他。

“七里香。”叶飞接过,顺便报出花名。

“为什么是七里?”静怡从口袋里再找出一朵,闻一闻,说道:“怎么能确定花香传七里呢,可能是十里吧,也有可能更远。”

“喏,你要愿意,可以叫它九里香,十里香,或者千里香,万里香。”

“它有自己的名字哎,又不是我养的小狗,哪能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静怡很不满意叶飞的敷衍。

叶飞却很认真,说道:“这些都是它的名字。因为象你这样专注花香传多远的人太多,名字多一点比较好应付争吵。”

静怡被他的回答噎住,却找不到话来反驳。她气呼呼的看他一眼,转身又跑开。这条路很长,也很直,周围又开阔,她无论跑多远,回头总能见到叶飞不紧不慢的向她走来,让她觉得很安全也很放心。

她来来去去不知疲倦的跑,摘了许多路边的野葡萄,它们看上去象极了蒙尘的紫红水晶。可是这种葡萄并不好吃,酸得她掉眼泪,但她还是很勇敢的吃了好几粒。水渠中时或蹦出一只想看世界的青蛙,让她又惊又开心。

这次有静怡作陪,叶飞发现这条路并不如印象中那么长那么单调,好象路途还蛮快乐。

他们走了一路,并未碰到一个路人。这是一个寂寞的地方,太寂寞。

这并非叶飞记忆中的村庄。他小时候的村庄哪会这么颓废孤单,它很热闹,朝气蓬勃。这个时候,正值秋收,田野地头会有许多人在忙碌,妇人们软声笑语象蝴蝶一样穿行四处,低头收割的男人在累了的时候抬起腰,站直身体,远远看看这些一边忙碌一边说笑的女子们,眼中脸上全是满足。有顽皮的孩童在田地一角玩着过家家,或懂事的帮忙拾麦穗。

有哪家送水的女孩子,拎着白瓷大茶壶,穿着家居的棉布衣,很写意的走在田埂上。

太阳快下山时,淘气的孩子们会跑来找父亲,吵着要父亲陪去游泳。于是大人扛着锄犁,牵着牯牛,孩子或坐在牛背上,或是牵着父亲的衣角,一蹦一跳的奔向村边的江河。

叶飞从未有机会同父亲去河里玩水,他总是默默的坐在河沿的红石上,看着这些与他不相干的快乐。

橙红的夕阳,青蓝的炊烟,被扰了安静的河塘,还有水中快乐打闹的父子兄弟,河边含笑洗濯蔬菜的母亲们……象是欣赏一幅怡情的画卷,看的人,心情也慢慢舒畅。

这个村庄,曾留了一幅暖色调的记忆在叶飞的脑海中,伴他度过许多在异国思乡的日子。不管岁月如何变更交替,这幅记忆固执的坚持着新鲜艳丽的色调,不肯沾染一丝陈旧的时光之尘。村庄以后的颓败景象,被他刻意遗忘,若是想起这个村庄,总是浮现出这些亮丽的油画似的记忆。

静怡很喜欢红袖奶奶。遥想她当年定是位很美丽的女子,现已头发花白,但面容依旧婉丽,打扮清爽怡人。她的住房也如其人,干净爽洁,无多余摆设。叶飞的习性,原来源于此处。

暗棕红的竹木地板倒映着红漆家俱冷艳的光芒。仿佛沾了主人的气息,这些家俱都有了骄傲的气质。家俱用了许久,很多地方已脱漆,甚至能看出里面木质的本色,但它们并不因为破旧而消沉,反似打了胜仗的伤兵,带着伤痕昂头挺胸的站在那里等待人们叹赞。

静怡大方又活泼,不会象一般小女生那样没休止的害羞腼腆,很快得到红袖***喜爱。她玩屋中的薰香,将奶奶一只珍爱的薰香炉弄破。去灶间帮忙烧火,又差点酿成一场火灾。叶飞几乎想将她禁足,反是红袖奶奶舍不得,还让静怡继续碍手碍脚的陪在身边。

红袖奶奶说:“这才是孩子的样子嘛,哪能个个都象你?”

有了静怡的添乱,他们手忙脚乱的做出一桌丰盛的晚餐,炒好后却全用大海碗扣起。最后一道菜做完,叶飞从厅堂中取了一件外衣,快步出门。静怡丢下玩得正欢的提线偶人,赶快追出去,跑到门口又停下,冲着里面喊:“奶奶,一会儿见。”也不管屋内人有未听见,她喊完就跑掉了。

叶飞说他很快会返回,要她在家中好好等着。

“不要。”静怡背着手,在他身边蹦跳着前行,说道:“你饭也不吃就要出去玩,肯定很好玩的事,我要一起去。”

叶飞真佩服她的逻辑,苦笑道:“我哪里是去玩,我是去请师父来吃饭。”

静怡好奇了,是什么师父?叶飞怎么会有师父?

师父家并不远,且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这时因有两对舞狮在里面腾跃而显得太小,鼓乐师只能蹲在角落中,以免被舞狮碰撞。

四只狮子神态矫健,腾、挪、闪、扑,威武凶猛。静怡被它们的气势吓住,难得害怕一次,藏在叶飞身后,从他腰间探头出来查看。

几位舞狮者见叶飞带着陌生人进院,更添兴致,一只狮子向他们跃来,仿若要将他们撞倒,静怡赶快搂紧叶飞的腰,狮子却在他们面前忽然顿住,圆大的狮头左摇右摆,大眼睛频频眨动,憨态可掬,它抬起爪抓抓痒,而后象小狗一样舔身抖毛,惹得静怡咯咯笑了,她不再害怕,站在叶飞前面。

那只狮子却往后退一步,歪着大脑袋将静怡审视,静怡往前走一步,它则往后跃一步,受了惊吓一样。静怡忍不住大笑。

这时,有位老先生从屋内出来,那只狮子即停止住嬉戏。舞狮者们都将道具摘下。

众人很尊敬的喊老先生为师父。静怡不想显得自己无礼貌,脆声叫道:“爷爷好。”

老先生的一脸庄重被轻易击碎。大多数人喊他黄药师,或者叫他黄师父,老了以后,人们尊称他为黄老先生,包括儿童,但从未有人叫他爷爷,所有的孩子对他都过于敬畏。他漫不经心的“嗯”一声算是回应,却不由对她多看几眼。

叶飞每次回来,必定要请师父去家中吃饭,已成定例。所以不用他讲,老先生已知来意。他嘱咐大家也回去吃晚餐,明日再练。待要抬脚出门,又忽然想起一件物品未拿,他要叶飞先回,他马上就到。

刚才同静怡逗乐的舞狮少年将缝有狮毛装饰的长裤脱下,搭在肩头,步履轻快的走到叶飞身边,说道:“晚上去捉泥鳅么?”

叶飞还未回答,静怡已经拍手叫好,“要去要去!”

舞狮少年有张笑意盎然的脸,他一边挤出院门,一边说:“说定了,晚饭后去找你们。”

静怡的眼睛跟着少年走出好远才又收回,拉着叶飞赶快回去吃晚饭。

叶飞还是走得不紧不慢,好似永远没有着急的时候。他说:“回去也无用,师父未到,我们不可以先吃。”

静怡嘟嘴道:“那我不吃好了,我要同他去捉泥鳅。”

叶飞又想笑了,说:“刚才我若不拉着你,你或许就跟小崔跑掉了,一条小泥鳅有如此的诱惑力么?”

静怡才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她仰头说:“我没有见过活泥鳅嘛,我只见过餐馆里炸得硬硬的椒盐泥鳅。奶奶讲泥鳅长在泥巴里面,她小时候就常常去抓,我已经羡慕好多年啦。”

两个沿着河岸上铺着的红麻石往回走,有几位勤力的老妇人正在那里洗衣服。

落日漫不经心的收缴着最后几丝光线。河对岸斜坡上建有幢小屋子,一条染满余晖的黄土小道天梯一样斜斜的攀伸在小屋洞开的木门前,有位圆头圆脸的小男孩,沿着这条金光小道不停脚步的向前跑。他知道,在家中桔黄的灯光下,有两位天使张开着温暖的翅膀要将他呵护。

静怡触景生情,堆积了一天的快乐轰然倒塌。她伤心的哭了。如果她的父母知道她是如此的伤心,他们会因此而和好如初么?他们既然决定将她与静安生了下来,为什么不能负责到底,维持一个幸福团圆的家?

叶飞说:“非洲公主,你所见到的并不如你想象那么完美。屋中只有一位老外婆,孩子的父母在很遥远的地方。”

静怡擦了泪,仍然止不住抽泣。

叶飞告诉她,这个祥和村庄并未经受住外来信息的诱惑。从某一天开始,村庄里的年轻人陆续离开,跑去一个个充满希望的大城市工作。他们脱掉了农民的身份,获得了“民工”的称号。金钱就如挂在大象鼻子前面的香蕉,他们引颈长望,努力追求,终被引领的越走越远,许多已经远到重洋外,若无法拿到合适的身份,归家只是一种奢望。

刚才的那个可爱男孩,在生下来一个月后即由父母托人由国外带回,除了定期收到并不丰厚的汇款,他再未见过他们。他与一

《对不起,我来晚了》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夏奈尔)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对不起,我来晚了》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