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那些狗血的青春》狗血喷头的意思 平胸小受文 那些狗血的青春小说目录

那些狗血的青春

青春校园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张起灵原创的青春校园小说《那些狗血的青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单雨桐,夏菡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学校的职责就是不断模拟,不断折磨学生 学生的职责就是不断考试,不断遭受折磨 该死的期中考试!我讨厌你! 有人第N+1次在我耳边怒吼

|更新:2019-10-04 16:58: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张起灵原创的青春校园小说《那些狗血的青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单雨桐,夏菡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学校的职责就是不断模拟,不断折磨学生 学生的职责就是不断考试,不断遭受折磨 该死的期中考试!我讨厌你! 有人第N+1次在我耳边怒吼

《那些狗血的青春》免费试读

学校的职责就是不断模拟,不断折磨学生

学生的职责就是不断考试,不断遭受折磨

该死的期中考试!我讨厌你!

有人第N+1次在我耳边怒吼。

这几天,周围的人都变得认真了,都禀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想法的拼命学习。

我耳根子终于清静些了。

当然,除了夏菡这非地球生物。

这世上就是有种人,整天满脑子想着怎么折腾别人,还整天成绩高的让你咋舌。

比如说,夏菡这个非人类。

我打着大大的哈欠。

大半夜给我打电话,现实版“午夜凶铃。”

打电话也就罢了。

我不接,尼玛的,居然给我打到没电??!!

火星人变态的精力。

我一路诽谤着夏菡,然后,早上七点二十五六分左右单雨桐就会准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然后准时的,我帮他解决他的早餐。

“叶笙!—”

单雨桐看起来心情不错,似乎半点没有被那天的我打击到。笑的春光明媚,从书包里掏出早餐,不计前嫌的递给我。

但想想那天在医务室对他的打击,我还是有点心虚。

某妖孽继续装失忆,坏笑的在我耳边说了句“叶笙,快考试了呢!”

我全身的细胞都警戒起来!

单雨桐嚣张的朝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举起右手做发誓状,一脸促狭“为了督促你学习,我们来打个赌吧?”

我咬着面包,没搭理他。

“恩…这个赌注嘛…”没等我回答,他就一脸凝重的摸着下巴,思考了半天“就让输的人答应赢家一个要求吧。我保证这要求绝对不超出道德底线,不杀人,不放火。”他又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脯。

我迟钝的大脑终于开始反映,单雨桐认真听课的次数用一只手就可以数清,

听他那口气,怎么好像他赢定了?

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妖孽见我开始陷入沉思状态,用力揉乱我的头发,打断我思考“就这么定了!我们就赌谁这次考试谁考得好。”

我无力的翻着白眼,喂喂,我有说过,我同意么?

直到考试的前一天,考场安排才下发。

夏菡接到考场安排表,扫了一眼,就哈哈的大笑两声,拍着我的肩膀“区区一个单雨桐。

看我不弄死他!放心,你赢定了!”

我凑上去瞧了一眼,我在第五考场,和夏菡在同一考场。

我暗暗松了口气,有夏菡出马,绝对天下无敌!哼哼!单雨桐!等死吧!

接着,夏菡就庄重的坐下来,抽出一张纸,拿出笔,开始详细的给我解说座次的排序,我一号,她三号,怎么排序,绝对不会离得太远。

和夏菡定好暗号后,我感动的痛哭流涕,无以为报,就差没有当场跪下,抱住夏菡的大—腿,以身相许。

但我总是深刻的体会到,

计划永远不如变化快!人算永远TM的赶不上上帝算!

制定好考试大计后,我站起来伸伸懒腰,夏菡抓着她的小包包又逃之夭夭,我收拾了下东西,也离开了学校。

摇头晃脑的走了一段路,想想

今天是陆至的生日了。

巨大的城市安静地沉睡着,只有璀璨的路灯光在车窗外闪过,高楼上的霓虹仍然闪烁不停。车厢里只有寥寥几人,都倚在高背软座上打瞌睡。

我低下头,改变了方向,向左岸走去。

“看你这萧索的背影,就知道是个悲情故事的少女。”单雨桐的声音在身后突兀的响起。

我没有回头,只是继续往前走着。

单雨桐赶上我,“去哪里?我也去,顺路。”

我看了他一眼,还是不作声,只是冷冷的与他站开距离。

单雨桐一向光彩夺目,受人追捧,鲜少有人如此明确地表示不喜欢与自己亲近,一直都觉得新鲜,对这个冷冰冰的女孩总有种特别的好感,总想去撩拨一下,逗一逗,看她脸上除了冰冷和漠然外还会不会有别的表情。

“叶笙,你很讨厌我吗?”单雨桐移身过来,脸上的笑容就像是热带春天的那种阳光,和煦而热烈,仿佛连冰山都可以融化。

我看了看他温暖的笑容,有瞬间失神。

我拍拍自己脑袋,从脑海里忽略掉某个跟屁虫。

推开左岸的门走了进去,一股热气和喧哗便迎面扑来。

光线很暗,只见到人影幢幢,不时有显然已经喝醉了的年轻男女迎面而来。

中间的吧台和角落上一个小小的表演圆台被橙黄的灯光照射着。

每张小桌上只放着一只红色的小蜡烛,人们围桌而坐,举杯畅饮,欢笑声、尖叫声、划拳声充斥着耳膜,这正是酒吧里最热闹的时候。

很多年轻男女似乎都吸食过违禁药物,情绪极度亢奋,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几乎盖过了音乐。

我总是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明明可以好好地活着,却要如此放纵无羁地对待自己的生命?

单雨桐拉着我小心地往前走,躲避着已经喝醉的人

我终于在离门口很远的墙边看到了陆至。

这里相对来说比较独立一点,以沙发和木制垂帘与外界象征性地隔离了一下。

里面有很多人,陆至坐在中央,手中提着一瓶杜松子酒,正在优雅的谈论着什么,逗得其他人笑声不绝。

在他身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气质独特的年轻女子。

她将长发在脑后梳了一个髻,斜斜地插上一只景泰蓝的发簪,身上穿着一件碧青色丝缎小袄,显露出诱人的水蛇细腰。

此时,她正在吸烟,听着陆至的说话,脸上满是轻淡的微笑。

事实上,宁馨本身就带着非常特别的气质,她漂亮温柔,又是学艺术的,是难得的才貌双全之人,与陆至真是般配。

我站在那里,人潮在身边涌过,

明明那样喧杂热闹,我却觉得全身发冷。

看到我出现,陆至向我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微笑着向他点头致意。

陆至拿下嘴上的香烟,冲过来拉住我“来来来,叶笙,你迟到了,罚酒罚酒,起码三大杯。”

人们都跟着起哄:“对对对,罚酒三杯。”

有人立刻拿过一只大大的水杯,放到我面前。

陆至将手中的酒瓶猛地倾倒,喷着浓香的酒液便咕咚咕咚地倒进杯中。

他的手极不稳,酒顺着杯壁淋淋漓漓地洒了一桌。

“拜托,酒是让人喝的。”有人大叫。“哪有你这么浪费的?”

“都别管。”陆至挥挥手。“我乐意。”

我含笑举起杯:“生日快乐。”接着便一饮而尽。

陆至还要倒,酒瓶已经空了。

他晃了晃瓶子,伸手大叫:“再来一瓶,”

站在他身后的宁馨狠狠给了陆至个爆栗,“行了,别闹了。那是白酒,你当是白开水?”说罢,不由分说,把陆至拖到旁边去坐下。

单雨桐皱了皱眉,拉着我也坐到一旁。

陆至只是遥远的看过来,遥远的。

音乐非常喧哗。

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烈酒犹如一团火般,从胃部直卷向全身。

单雨桐拍拍我的后背

我对单雨桐笑了笑:“没事。”

单雨桐点了点头,从桌上拿过一盘沙拉,递到我面前:“真受不了你,吃点东西吧。省的待会又得难受。”

我接过碟子,将一片水果放进嘴里,慢慢嚼着

今天来的人很多不认识。

但性格大都大大咧咧,都抢先喝得醉醺醺,令人啼笑皆非。

一群人都十分高兴,和陆至频频碰杯。

陆至终于端了酒,走到我身边。

我急忙站起来。

陆至碰了碰我的酒杯,把酒一饮而尽,叹了句,“叶笙,还是喜欢你调的酒。”

我不好意思的摸着鼻子。

然后,酒到杯干,并不推辞。

我缓慢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陆至

陆至仔细一看,心下了然,随即温柔一笑,“谢谢。”

陆至用清澈的眼眸看着我。“谢谢。”随手往口袋里一放,便笑着走过去。

我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留下一张很难看的脸。

还好陆至已经转过去没有看见。

傻瓜!

“你也会难过啊?”单雨桐坐在我身边,轻拍着我的脸颊。

“滚开!”我一把扯开他的手,“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

“是不是觉的别人没把你当回事,心里愤怒啊?”单雨桐笑得很得意。

“单雨桐,一分钟之内你给我滚开!”

他晃悠悠地坐到一边。挑眉看着我

我坐下来,自顾自的一口一口的喝着酒。

单雨桐颇有些惊讶:“真看不出来,你瘦不拉几的,居然酒量这么好,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仍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直在愉快地微笑,

直闹到黎明时分,他们才尽欢而散。

陆至早已醉倒在沙发上。

宁馨皱紧了眉看着他,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立刻几个年轻人争先恐后地对她保证:“嫂子,你放心,我们帮你把大哥扛上楼去。小事一桩……”

宁馨只得好笑地答应着。

陆至被他们一路拖拽着出门

我也笑,跟着走出酒吧。

寒冷的空气迎面扑来,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身上就披了件外套。

我回头望了眼单雨桐,低声道,“谢谢。”

单雨桐无所谓的耸耸肩。

我对着陆至离去的方向,又低低的喊了声,“陆至,生日快乐。”

单雨桐神情淡淡的揽过我的肩,“走了,痴情的家伙。”

“你先走吧。”我疲惫的挥挥手。

“不行,不能把你扔在这里,万一你被‘吃’了怎么办。”单雨桐拦住我,坏坏的说。

“吃?这些年头还有人吃人?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我‘天真’的问。

单雨桐憋住不笑,背对着我蹲下,很认真的对我说:“我背你回去吧。”

我一口口水差点喷他身上那件米兰小衬衫上。

这家伙哪根筋搭错了?

“快点上来。”单雨桐催促

我无奈的摇头,“少年,我重的跟座山似得,就你那小身板,够呛。”

“你重?

章节在线阅读

《那些狗血的青春》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张起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单雨桐,夏菡)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张起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那些狗血的青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单雨桐,夏菡),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