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离魂》离魂 蓝紫青灰 LOLI控 离魂强受

离魂

出版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离魂》是蓝紫青灰最新写的一本出版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冒先生,乔老爷,书中主要讲述了: 乔家热闹了半个月后,客散人走,一家子人像是走了真气,都懒散了,丫头婆子们捶腰揉脚,厨子小厮们懒动懒做,守夜的呵欠连天,应门的无精

|更新:2019-10-16 00:58: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离魂》是蓝紫青灰最新写的一本出版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冒先生,乔老爷,书中主要讲述了: 乔家热闹了半个月后,客散人走,一家子人像是走了真气,都懒散了,丫头婆子们捶腰揉脚,厨子小厮们懒动懒做,守夜的呵欠连天,应门的无精

《离魂》免费试读

乔家热闹了半个月后,客散人走,一家子人像是走了真气,都懒散了,丫头婆子们捶腰揉脚,厨子小厮们懒动懒做,守夜的呵欠连天,应门的无精打采。

乔老爷连日兴奋劳累,身上便不爽利起来,有些个头痛咳喘,请医问诊又忙了半日,歇在内院。云姨娘也知下人们劳累,便在内院里生了只小小的泥炉子,燃着了炭结,自己熬药。服侍乔老爷吃了药,又用一盏薄铫子在炉子上熬粥,放了三钱川贝母,拧了两个生梨汁,调了雪白的洋糖进去,熬得了两小盅,服侍乔老爷吃了一盅,那一盅便捧与九娘吃。

九娘生生唱了小半月的戏,虽是每日里曲不离口的,但吊嗓子拍曲子和大演大唱究是两样,劳心劳神劳力的,不敢有半点差池,因此上嗓子正发紧,喝了这粥,甜丝丝润津津,甚是舒服。

云姨娘看老爷和九娘喝了都赞好,便和翠姨娘商议再多熬些,每人喝点。翠姨娘笑道:“偏劳你了,既这么好,那我们也沾光尝尝。这几日说的话,抵往常小半年的。”

云姨娘嗓子也有些哑,笑道:“那得吩咐厨房去整治,要是搁这里熬,再熬半个月也不够的。”一时吩咐厨房买上半挑子梨,拣汁多甜脆的熬粥,余下的便让下人们每人分上两个。虽说宅子里唱了半月戏摆了半月的酒,但先头的准备买办也花了半月有余,下人们劳累一场,原该体恤他们些。

乔老爷这两个姨娘,一个名叫云霞,一个名叫翠轩,都是乔老爷从《牡丹亭》戏文中随手取来一用的。这翠姨娘便是韦老爷口中擅善顾绣的,每日除了刺绣,诸事不管。那云姨娘便兼了管家娘子,诸人起坐穿用之物全归她管,服侍老爷和翠姨娘着实精心,怕顾不上女公子之琬,便派了两个大丫头去服侍。这两个丫头一个叫鹦哥,一个叫唤茶,这名儿也是乔老爷取的,他因《闺塾》中有一句“昔时贤文,把人禁煞,恁时节则好教鹦哥唤茶”,便把这两个丫头的原名改了。当初买来原是服侍小姐母亲续弦夫人的,夫人故世后,姑娘也大了,便辞了乳娘褓姆,让这两个丫头去服侍。

这日午后,小姐在屋内歇中觉,鹦哥和唤茶在檐下晒太阳拣燕窝,低低嘟嘟地说着这几天的热闹,一个道唱小旦的琴湘田扮相好得跟咱们似的,没想到洗了脸换了衣裳,却是堂堂一表,那模样跟赵云吕布好比。一个道那个扮小生的余度香看着虽好,唱功却不及咱们家的冒聘芳。

鹦哥道:“咱们冒先生要是年轻十岁,那个余度香哪里比得上?”

唤茶轻笑道:“是的,是的,谁能比得上你的冒先生?”

鹦哥打她一下,却叹了口气,不说话。

唤茶又道:“九娘扮上后和余度香站一块,还真看不出差着十来岁。这九娘吃的什么,仙女般的只长岁数不见老。”

鹦哥道:“她餐风饮露呗,谁能跟她比。”

唤茶奇道:“咦,有人呷醋哉。这门子飞醋你可吃不着,九娘是早说过不嫁人,唱戏唱一辈子,在乔家养一辈子的。”

鹦哥道:“我岂是不知?但冒……”

唤茶道:“冒先生和她也没什么情,不过是天天在一处,熟惯些罢了。依我说,你不如求求云姨娘,让她给老爷递个话。”

鹦哥啐道:“看我不撕你的嘴!人家没提,我上赶着,什么意思?到时说破了,又没个结果,我还怎么往那边去?”

唤茶道:“那你这么拖着了?一年小二年大的,算算你都几岁了,这不是白耽搁了你吗。”

鹦哥恼道:“不过比你大一岁,难道我就老了不成?正经咱们琬小姐还没说上人家呢,怎么也要把小姐送出了阁,才轮得到你我。”

唤茶“呸”一声道:“你是你,别拉扯上我,我可没看上什么人,不急着嫁。”低笑一声,又道:“小姐眼看也二十了,老爷也不上心看着挑个人。”

鹦哥冷笑道:“老爷眼里,除了戏,还看得见什么?怕不把琬小姐也磨成个杜丽娘他不甘心。不过这世上可没个柳梦梅、回魂汤,让他好硬拷状元郎。”

唤茶噗嗤一笑,道:“你成日的往别院跑,也学得一口的戏腔。将来两口儿怕没得话说,日里是戏,夜里也是戏。姐姐呵,见了你紧相偎,慢厮连,恨不得肉儿般团成片。”说着便学唱了两句。

鹦哥忙拦住道:“轻声些,莫吵醒了她。咱们私底下这些没脸没皮的话,可不能让她听见。她姑娘家面皮薄,哪里禁得住我们这么胡调说笑。”

唤茶忙道:“知道了。”又放低声音道:“琬小姐也可怜呢,没了亲娘,老爷又是个不理俗事的。你看看这二年,小姐是越发瘦得可怜了。还每天端坐着给老爷绣这个绣那个,直着腰梗着脖子,一坐就是一天,大冬天也不歇,手冻得跟那桌上摆的佛手似的。我看着都不忍心。”

鹦哥道:“老爷要琬小姐给他挣脸呢,你没听见客人们都夸九娘的戏衣彩裙花活叶鲜的,把老爷高兴得什么似的。把个翠姨娘和琬小姐使唤得还不如咱们轻省。真真可怜。”

唤茶道:“只盼着琬小姐嫁个好人家,姑爷知道心疼人,离了这里才好。这做绣活做到哪一天才是个头呢?还不如绣绣自己的嫁衣。”

鹦哥道:“嫁衣倒是早有了,还是夫人预备下的。可是我说,除了自己亲娘,谁会想到这些长远的?那时候是夫人眼看自己不行了,叫个人进来做寿衣,便一并把小姐的嫁衣也做了。你可听说过寿衣嫁衣一块做的?还不是没办法,把人生生逼成个诸葛亮了。”

唤茶道:“可不是。唉,小姐这么好性子,我怕她将来要受婆家人的气。”

鹦哥忽笑道:“把你陪嫁过去不就行了?有你这个红线女在,谁还敢欺负了她?”

唤茶却不笑,道:“你这话说得是,将来小姐有了人家,你就跟了冒先生去,我就陪着琬小姐,你遂你的心,我称我的意,大家都没牵挂。”

鹦哥道:“瞧你如意算盘打的,这些大事岂容你我做主?说也是白说,再则,你干脆利落地安派好了你我的兼程,就不牵挂我了?”

唤茶道:“我做什么要牵挂你?冒先生温柔多情,怕不牵得你晕头转向,挂得你没闲工夫胡思乱想。你没空想我,我巴巴的想你做什么?”

鹦哥骂道:“死丫头,就会拿我取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着拿了拣燕窝的镊子去戳唤茶的脸,唤茶笑着躲闪,早忘了要低声,莫吵人。

屋内之琬早就醒了,把两个丫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一时感伤一时好笑,听鹦哥钟情冒先生,不免又有了自怜之意。把个杜丽娘的戏词来磨心,暗叹道:“年已及笄,不得早成佳配,诚为虚度青春,光阴如过隙耳。”听鹦哥和唤茶拿了拣好的燕窝交去云姨娘处,屋里四下无人,便唱道:“没乱里春情乱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则索因循腼腆。想幽梦谁边,和春光暗流转?迁延,这衷怀哪处言。淹煎,泼残生,除问天。”唱罢,又吟道:“俺乔之琬好不可怜呵,连梦也无一个,怎比她杜丽娘呵?”

原来这之琬小姐从小听戏长大,早把这些曲子习得烂熟,只不曾在人前唱过。非但是她,就连家里的丫头下人,凡聪明伶俐的谁不会唱上两句。只是不识字的难解这里头的情怀,听是听,唱是唱,过了便撂了。只这琬小姐,从小儿这《牡丹亭》便是她的识字课,女儿家哪禁得住这般淹煎?春情难遣,无人可述,未免自伤自叹,自比杜丽娘了。

鹦哥和唤茶把燕窝交给了云姨娘,告退下来,鹦哥向她央道:“好妹妹,陪我去别院瞧瞧冒先生去?”

唤茶嗤道:“奇哉怪也,我去做什么?你们的私房话我又不要听,没的在你们眼前晃,惹你们讨厌。”

鹦哥拉着她衣袖道:“我老是一个人去不是太打眼了嘛。好妹妹,回来我帮你洗头吧?”

唤茶道:“好,好,好,就依你。我不看你可怜,才懒得理你。谁稀罕你帮我洗头,我又不是没长手。”

鹦哥赦然一笑,两人挽了腰,兴兴头头地走了。

云姨娘在窗户里头看见这两个丫头在院子里说了一会儿话,一径往别院方向而去,因叹道:“丫头们也大了,都该拣个人,发嫁了才是。人一大,心就野了,说些没头没脑的话,不要带坏了小姐。”

翠姨娘歪在一张铁蔾木的贵妃榻上,道:“这次来祝寿的有好几家家世不错的,不妨从这里头拣一门好亲,把琬儿嫁了。眼看快二十了,年龄上去,反不好说人家。”

云姨娘合上窗扇,过来都她坐下,道:“如何不是呢?这也要老爷肯才行哪。不过咱们可以先粗选几个,挑个机会问问,老爷要问起来,我们也有回答的话。”

翠姨娘道:“你看谁家的公子好?我听南浔张家的太太说,他们老爷刚给张家大少爷捐了个二品候补道的官,花了十万两。张家太太又说了他家少爷的年纪品行,有什么爱好,读什么书,我看是有点意思。”

云姨娘道:“嗯,这张家少爷算一个,跟我一桌的是湖州的陈太太,她也有意无意提到她家的二公子,今年刚二十,和琬儿同年,他家的宅坻叫‘五昌里’,听说比我家还大上一些。只是这陈二公子没进过学,十三岁上进了家里的铺子学生意了。”

翠姨娘摇头道:“家里再有钱,没功名没学问的,老

《离魂》 免费阅读章节

章节在线阅读

《离魂》精彩评论

    的确是人道的天堂。“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这句话才是《离魂》想要阐述的主旨。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实现无量功德笼罩,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迈入黄金时代,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