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妖劫花犯》大唐仙妖劫电脑版 猎奇 妖劫花犯百度云

妖劫花犯

仙侠奇缘连载中

《妖劫花犯》作者:佐色,仙侠奇缘类型小说,主角:宁双瑶,桑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宁九歌,这只小妖,终究是我杀的!” 宁双瑶高高的站在云端,冷冷低语。云上的风呼啸开来,扬起她眼里的残忍,蔑视着忆山坠落的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9 16:48: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妖劫花犯》作者:佐色,仙侠奇缘类型小说,主角:宁双瑶,桑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宁九歌,这只小妖,终究是我杀的!” 宁双瑶高高的站在云端,冷冷低语。云上的风呼啸开来,扬起她眼里的残忍,蔑视着忆山坠落的方

《妖劫花犯》免费试读

“……宁九歌,这只小妖,终究是我杀的!”

宁双瑶高高的站在云端,冷冷低语。云上的风呼啸开来,扬起她眼里的残忍,蔑视着忆山坠落的方向。西王母利用的棋子,像忆山这种小妖,根本都不稀罕杀了她。可是,就算如此,她宁双瑶也要好好完成任务,不是么?

那在北城之南的前朝国师,竟然用自己的力量封印了宁九歌一年之久!她以为宁九歌若非去了不周山,就是到了娘亲埋骨的冢那里。娘亲魂飞魄散,冢里不过是些衣冠,也没有庇佑她的灵力存留在那里,她能消失得毫无踪迹,除了那肃慎的前朝国师有这个能力以外,世间就再无别人能护得她,就算有法术高超者,也不会为了她而开罪西王母。

西王母不过当他们是狗,既是有主的狗,自然无人敢领,且这么多年来,他们所做之事,有违正道,仙家佛界的人,若非忌讳西王母,想必宁双瑶这些妖物,早已在这世间没有容身之所。

不动声色的携云离开,宁九歌现身后,自己还没去见过她,她躲了这么久,如今也该是一较高下的时候。狐妖一族的首领,除了九尾以外,有能力的一样有资格担当!冷哼一声,尧休的事,她再不插手。西王母是上古天神,就算他们机关算尽,下场都只有一个结果。

尧休原本是仙界天帝二殿下的坐骑——螭龙,尊贵的龙族,原身来自于南国凫海。

仙界二殿下将晨出世以后,天帝召唤龙族,便将他召了来,作为二殿下的生辰礼物,他也成了三界身份地位荣耀的一个,而龙族,也因他的身份而得到厚待。

传说中的龙族,自上古以来,就隐居在南国凫海,那是在辽源大陆以东的冰荒穷境,天地洪荒混沌初开时,本没有诞生他们,后来有六气归合,与赤子之心一同现世。赤子之心被用来对付魔界而湮灭,成身的龙族为避开六界纷争,将南国凫海作为自己的领地,千万年世代不出。

洪荒开辟之后,由于龙族不受六界主宰,独立于天地,因此身份地位屈低,修炼也难成上神,于是在后来的几万年中,龙族之辈逐渐走出冰荒穷境,在人间,仙佛两界开始有了往来。

说到底,那尧休也是龙族中的贵族,龙之殿下,却为了子民离开南国凫海,甘当仙家坐骑,那是一种怎样的内心博大才能承受的力量?宁双瑶不知道,她只知道尧休是个冷血的人物,水生里来的,身体都没有温度,他尧休何止是身体没有温度?他的眼神他的语言,包括他的一切,从来都是冰冷冻骨的。

千年前那场浩劫中,仙界二殿下将晨被封印,而尧休却因将晨遭到莫名惩罚,被天帝抽去一根龙骨,与西王母一同看守不周山。

说守实则是困守,而这一困就是一千年。

身为龙族殿下,又岂甘心?仙佛界既然不拿龙族尊重,他也再没有理由不回南国凫海,那是他的原乡,做梦都要到达的地方,就算永生留在冰荒穷境,他死也愿意!于是在被抽去龙骨时,暗中运作,将自己七情六欲的一部分割裂出体外,用几百年时间悄悄孕育了一个灵胎,秘密前往鬼荒投入轮回井,才有了如今那个Cao纵肃慎国如于得水的国师卓应。

“竟是你!”忆山惊恐的瞪红了双眼,跌落下来时,好在纨扇护住了自己。众妖的结界,灵气磅礴,过肤如千万刀尖划过,此时忆山的衣服早已成褴褛,连着脸上都是一道道被划伤的血口,如墨的长发,长短参差,凌乱不堪。她有些气喘,一手扶着受伤的肩膀,垂下的手紧紧捏着象牙纨扇。

在妖物受劫之地,这人间术师,怎也敢在此?!难道就不怕那些大妖吃了他?或者雷霆劫开始以后,也难保他不被劈中,凡人的命,可是轻如蝼蚁。

但看他一脸的无惧无怕,忆山额头隐隐浸出滴滴冷汗,无声划过脸颊,伤口的地方,顿时火刺刺的泛辣,垂眼细看下,伤口竟也有些微微浮肿。

“想不到是我吧?……小、妖。”周身漆黑的国师,手里拿着一颗黑色的丸药,放在鼻子边深深的吸口气,阴鸷的目光流转在忆山身上,忆山后脊发麻。

只听那卓应国师桀桀一笑,“上次一别,小妖可没个招呼啊……”进了桑榆大道,纵使你再有通天本事,也难逃一死!

宁双瑶要她死,尧休大人授意自己要为宁双瑶办事,否则那宁双瑶一个翻脸,那他与尧休大人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我与你,从未有过过节,你为何又要想拿我的命?”忆山凝眉不解,若是想捉自己引渡劫的大妖,那他自己都能进入这青黄结界里来,且看样子还行动自如得很,根本用不着她这种食饵。

“先时狐妖宁双瑶,不是就想杀你了么?”卓应抖着惨白的脸,整个人在暗夜的桑榆大道上,更显阴渗可怖。

“宁双瑶?”忆山轻吐几个字,“宁九歌?”他们都是狐妖,也就是说……“姐妹?”那在结界之外推自己进这青黄结界的,就是宁双瑶了?宁九歌失踪好久,宁双瑶前一阵就攻击过自己,所以绝不会是宁九歌。

只见那卓应国师阴桀一笑,道:“正是。”

“那又与你何干?你不过一介凡人?!”忆山眸中叱咤,将暮说宁九歌是不周山上西王母手下的妖物,而自己从未在什么地方得罪狐族,所以最大的原因,可能源于西王母,那个从未见过面的上古天神。

如今凡人也来插上一脚,当真她的命是谁都可以取的么?!心中怒气自由升起,五脏六腑的奔腾,大妖的结界灵力太强了!她修行几百年的妖力都有些支持不住。可就算这样,她也一定要弄明白这国师在此的原因。

她生,是无由而来,可是死,必定是有因果的。从知道自己有赤子之心以后,她便对三界惧惑起来,以前穷奇对她讲述的那些,她虽说未曾详细记来,但大概的一切始终也了解。西王母因为与妖界暗中勾结,才引发千年前那场劫难的,也因此,她被天帝生禁在不周山,但就算如此,那也不干她这个两百多年后才出世的小妖有任何联系吧?

“是与我这凡人无关。”卓应国师惨白的脸上写着算计,皮笑肉不笑的说:“不过我听宁双瑶说不周山上的西王母,就是拿你来逼盘山山神出来呢……嘿嘿……关于这个,你区区小妖,也是不知道的吧。”他忽而心生一计,若是让这小妖给盘山山神带去这话,那到时候尧休大人尽可以坐山观虎斗,收渔翁利,岂不省时省事?

撑着力气,忆山抬眼死死的盯着他,哼道:“我自然不清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西王母利用自己让将暮出来?她与将暮都是神仙,并不需要这么做,他们形神日腾万里,若是想要将暮去不周山,对将暮来说,也不过半日时间,虽然西王母不能离开不周山,但是也不代表她没有跑路的小仙或者小妖什么的。重要的是你这个凡人国师,到底是什么来头?

再说,自己又是什么身份,能威胁到将暮?简直就是笑话嘛,这国师定是为了迷惑敌人而乱弹琴罢了!

“你就不想知道?”

“……哼,就算想知道,你也不会老实与我说,添油加醋的这种事,我虽不曾多听,但也分得清真假,你莫要蒙骗我,上古天神西王母,本在不周仙山居住多年,你们人间的传说中,不也是很向往见上她一面,尔后可以得道升仙?”眼看天微露红光,而她却还在桑榆大道的结界里面,如果出不去,那今夜,便真的要暴尸荒野了。她有些后怕,只有六个时辰可以把握!

看了看那国师,见他惨白的脸对着自己,心底有些发渗,咽了咽口水,“我就算死了,要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死的?你是凡人,去年花朝节上就对我下了一次毒手,虽然我知道那是宁九歌布局害我,但是你也被她利用,你与狐族之间,是有什么契约存在?还是……”

“我只与宁双瑶有干系。”卓应国师冷冷笑道,目光将忆山一扫,又说:“其实,又不是狐族想要害你。”

“怎么说?”

“……嘿嘿,命将没了,也无需知道。”今天就是要让她死在这里的,既然她不想知道西王母与将暮的事,那他也不想与她多费唇舌。趁早解决了,他也好早些去做身为国师应该做的国事,那子桑乐,恐是要在九月就要发动政变。如今天帝派了将星下凡,入肃慎,尧休大人的意思,就是让自己死守肃慎国,人间仙界,重要的一环可是在这其中,能控制住一丝命数的线头,那他们就要死抓不放了。

将手里的黑色丸药粉成一把粉末,轻哈一口气,就见他手里的黑粉漂立起来,于空中散开,把忆山团团包裹。

忆山暗惊,方才用结界将自己的气息封住,如今这国师用的这丸药粉,就是专破她结界的,一旦结界被破,过不了多时,隐身在桑榆的大妖就会嗅着气息过来,他们会赶在天劫之前吞了她,免得受雷霆劫后被她引发妖性而不小心变成妖魔。

这国师的心性,何其歹毒啊。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国师洋洋得意的离开,却动弹不了手脚,任凭空中飘浮过来的丸粉渐渐侵蚀自己的结界,无能为力!

桑榆大道阴风飒飒,忆山冷汗急下,闭了闭眼。片刻后,她终于能扭动身体,摇了摇腰间的铜铃,蠢鱼都说今日会有雨,可是日头都高升了这么久,丝毫不见有下雨的迹象,不过她对伊逻也不算陌生了,伊逻的天气就是娃娃的脸,没个准儿

《妖劫花犯》 免费阅读章节

《妖劫花犯》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妖劫花犯》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