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花好悦圆》花好悦圆全文免费阅读 章节在线试读 花好悦圆小说大结局

花好悦圆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花好悦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陈小丫,主角程悦,西戎,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季绣娘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三十岁妇人,明明年纪不算很大,但梳着老气的发髻,周身几乎没有饰品,甚至身为绣娘,身上的衣裳连花瓣儿也寻不到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16:49: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花好悦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陈小丫,主角程悦,西戎,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季绣娘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三十岁妇人,明明年纪不算很大,但梳着老气的发髻,周身几乎没有饰品,甚至身为绣娘,身上的衣裳连花瓣儿也寻不到

《花好悦圆》免费试读

季绣娘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三十岁妇人,明明年纪不算很大,但梳着老气的发髻,周身几乎没有饰品,甚至身为绣娘,身上的衣裳连花瓣儿也寻不到几个,就如心如枯井的僧尼一般。

此时,她正如往常每个休沐日一样,偷得浮生半日闲,喜欢在黄昏时分,往那偏僻处柳荫下的凉亭里绣上几朵花儿。

可如今一向清冷的凉亭里竟然有人在。

她怔了怔,转身便走。

“季师父,”清脆的女声响起,带着一种微微的绵软,却并不娇怯,如温温的水流一般:“悦儿在此冲了茶,请季师父品尝品尝罢。”

她回头,淡漠着脸道:“不知姑娘在此,多有打扰,我这就告退。”

“不打扰,我是特意在等季师父的。”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地挑明。

季绣娘怔了怔,转身冷冷地看着程悦,眼里有丝疑惑。

那小姑娘正在凉亭外看着她,微微地笑着,身子站得笔直,两肩自然下垂,官宦人家出身的女子,即使年幼,那一种从小培养的优雅和从容却显露无疑。

程悦双手交叠,向季绣娘深深一鞠。对季绣娘一个程宅里的绣娘来说,这是很隆重的礼仪:“悦儿师从季师父以来,没有认真行过拜师之礼,因此特意在此以茶代酒,愿行这一拜师之礼的。”

季绣娘怔了怔,明白了她的用意,淡淡点了点头道:“不敢。”依旧转身便要走。

程悦疾行几步,几步窜到季绣娘跟前拦住她,干脆以小卖小,耍起赖来,嘻嘻一笑道:“季师父,您看我特意备下的茶,就算不是拜师茶,您也赏脸喝杯茶再走吧?”

季绣娘看着她一脸讨好的笑脸,扑闪着的长睫毛,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这样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姑娘,若执意要走,倒显得自己没肚量了,不过一杯茶而已,无奈地转身,进了凉亭内。

凉亭里,红泥小炉上的茶水刚烧开,“咕噜咕噜”地响着,一团团的白雾从茶壶嘴里喷出来,弥漫在凉亭中,飘飘渺渺,,清冷的凉亭添了几分暖意,淡淡的茶香飘荡的空气中。

“水烧开了,刚刚好。这第二遍的茶才是最好的。”程悦微笑着提起茶壶,注水在两只茶盅里,一时茶香芳郁,双手恭敬地捧于季绣娘。

季绣娘犹豫了一下,在石凳上坐下,接过程悦双手捧过的一盅茶,默默地喝了一口。

程悦说:“季师父也听说了我父亲获罪的缘由罢?所谓峣峣者易折,水至清则无鱼,可惜我父亲大概至死都不明白,他是栽在这个道理上头。”

见季绣娘依然沉默不语,她继续道:“季师父也知道太婆素来痛恨西戎军士罢?如果我父亲真是私通西戎,依着太婆的性子,即使我们是她的亲眷,她肯收容我们吗?那是因为她知晓我父亲的性子。若我父亲是贪图钱财、贪吐富贵之人,他在都城为官之时,有我祖父戎马一生打拼下的将士人脉,有我与宁丞相府定下童亲的依靠,不用说我父亲是个饱学儒将,就是胸无点墨,只要肯趋荣附势,放低姿势,何愁不谋不能谋个好职位,何必来这边远偏僻的边疆?只是,正应他是性情刚直卓而不群的人,才会来这边关,才会被人诬陷。太婆正是知晓了个中缘由,才收留我等,不愿做出亲者痛,仇者快之事。”

季绣娘抬起头看着程悦:“你是说,你父亲是被人诬陷的?”

程悦看着她的眼睛,坚定地道:“正是。”

这也是这两个月来与太婆相处时,程悦品出来的理儿。她发现太婆身上有一种铮铮硬气,她识时务,却不一味的趋炎附势。

在她冷漠的外表下,隐藏着傲骨。她在家破人亡时,果断地放下自己原来大家闺秀的身份,下嫁给一个农夫,并助其取得族长的位置,光这份魄力,就已是不俗。

第一次见到太婆时,当太婆答应收留她们时,程悦以为是自己说服了太婆,也一直以为是因为她有个宁昭南的未婚妻的名分,太婆看中的是宁丞相府的那份权势。

可后来程悦渐渐明白,并不是她的说服,而是太婆对自己识人的自信使然,她果断地判断出程简很有可能是被冤枉的,她收留她们,也许程悦是宁昭南未婚妻的身份是原因之一,但另一个原因,何尝不是对她们的义气和亲情?

可若不是为了趋炎附势,太婆为何要待她如此不同?只是为了报她祖、父两人对程氏家族的相助之恩吗?

或许吧,但程悦却觉得……并不尽然。

因太婆对她的态度,和有时候看她的眼神,让她觉得……就像前世时常见的盼子女实现自己愿望的长辈。

可她盼着在程悦身上实现的,是什么?

一阵风吹过,已经落光了叶子的柳枝拂进了凉亭,在程悦眼前荡过一抹影子。

程悦收回心思,看着有些沉吟的季绣娘,又给她续上一杯茶,道:“季师父,我仰慕你精妙绝伦的刺绣技艺,您能将蝴蝶绣得如要破绢而飞一般,您能将荷花绣得刚从水里冒出来的一般,您能只用五种颜色就表现最美的意境,您是这里唯一一个会反面绣的绣娘,我愿意师从您学艺。”

不等季绣娘拒绝,她急忙道:“我知道我愚钝,也没有基础,但是,我有学习的耐心和决心。您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偏想跟您学刺绣,您请听我说说理由再决定教是不教行吗?我想师从于您:一是想学了有个傍身之计,二是我是真的喜欢刺绣这门技艺,三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愿意终身奉你为师。”

季绣娘怔了怔,抬眼看着她:“我们这宅子虽不是官宦人家,但也算是宽裕,使奴唤婢是少不了的,姑娘日后也是要嫁入豪门的,这女红针线活计,只需能绣个嫁衣,做些荷包、香囊的小玩意就行了,这衣裳裙袄的自是有下人绣坊去做,姑娘为何要竟要将这活计都学个通透?”

程悦正暗中关切地看着她的反应,瞧着她眼里的寒意和疏远淡了许多,听了她的问话,心里一喜道:“季师父也是知道的,虽老太太待我们不薄,到底是寄人篱下,倒不是担心被舍弃,只是,亲戚愿意帮助我们是恩情,是义气,并不是就有义务助我们一辈子了,并不是说,他们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想学个傍身的技艺,我更愿意靠我的手走出一片天,而不是借他人之瓦遮风挡雨。至于宁家那个豪门……”她自嘲地轻笑一声。

季绣娘眼光又在她身上扫视了几下,带着些惊奇,静了一会道:“你……就不担心……”可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说下去。

程悦歪头一笑,带了几分调皮,道:“不担心什么?退亲吗?所谓天涯处处是芳草,我又担心什么?”

季绣娘一愕,晒然一笑道:“偏你这张嘴,什么都敢说,也不害躁。”

程悦嘿嘿一笑,拿起杯子道:“且不管日后如何,如今我却与季师父在此品茗赏柳,岂不是缘分?”

季绣娘微微笑道:“同为师徒,自是有缘。”

此话一出,程悦刚还悬了几分的心顿时一阵狂喜,承认她们是师徒关系,那季绣娘就难辞其责要教她的了。

虽知季绣娘不肯教她只是迁怒于她父亲通敌之事,只要解开了这个心结,这障碍就去了大半,但也没想到她竟会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季绣娘迟疑了一会,试探地问道:“想不到姑娘小小年纪,懂得倒多,这些话儿说的,比大人都要豁达通透几分。”

程悦心一跳,不动声色地拍手笑道:“我将这话儿告诉我娘,季绣娘赞她豁达通透,我娘定会开心的,嘿嘿,我不过是鹦鹉学舌罢了。”

季绣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你娘也来了些时日了,该去拜访拜访她才是。”

程悦笑道:“这敢情好。”戚氏本就是有些见识的官宦夫人,她倒不是很担心会露馅。

几天后,含香捧了几枝梅花往老太太屋子里送去,道:“这是我们院子后面的那株早梅开了,悦姑娘折了要孝敬给老太太的。”

太婆歪在暖榻上歇息,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带了点笑意,问道:“如今你家姑娘在做什么?”

含香陪着笑道:“姑娘去了季绣娘房里请教女红去了。”

含香走后,太婆坐起身子,笑道:‘悦儿果然还是说服了季绣娘。’

伺候她多年的芸姑笑道:“这事儿老太太早就知道了,只需您对季绣娘说句话儿就是了,何必要让悦儿姑娘费那心思?”

太婆看着屋角插放的那季枝吐艳的梅花,冷淡的声音响起:“我要她成为傲雪的寒梅,可不是攀附依仗她人的菟丝花。”

——————————————

这章总觉得写得不是很好,请亲亲们提提意见和看法吧?评论区连草都没几棵,我都不确定,到底又没有筒子在看文,泪奔。

昨天在新书榜上呆了半天,然后我也窃喜了半天,结果晚上就下榜了,悲催的小丫求推荐票票。

《花好悦圆》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程悦,西戎)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程悦,西戎)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陈小丫)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陈小丫)了,只希望主角(程悦,西戎)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