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草原上的红飘带》草原上的红飘带TXT 健全文 草原上的红飘带冰山攻

草原上的红飘带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金梅,娜仁的小说是《草原上的红飘带》,它的作者是其不隆咚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金梅被舅妈施丹带着上街去玩,干妈莎茹拉说今天在家陪陪外婆就留在家里,在哥哥的房间里,莎茹拉就直接说出担心的事情,她说:“如果胡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9 16:50: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金梅,娜仁的小说是《草原上的红飘带》,它的作者是其不隆咚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金梅被舅妈施丹带着上街去玩,干妈莎茹拉说今天在家陪陪外婆就留在家里,在哥哥的房间里,莎茹拉就直接说出担心的事情,她说:“如果胡日

《草原上的红飘带》免费试读

金梅被舅妈施丹带着上街去玩,干妈莎茹拉说今天在家陪陪外婆就留在家里,在哥哥的房间里,莎茹拉就直接说出担心的事情,她说:“如果胡日查还在怀恨当年我抛弃他们父女的事情,他想报复我的话,他一定会把当年的实际情况告诉金梅,到时金梅一定会恨我,我可该怎么办啊!我不能没有金梅,我不奢望她叫我妈妈,因为我不配,可是如果就连这一点奢望也被剥夺的话,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莎茹拉是边哭边说,把哥哥巴图搞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巴图狠下心来说:“你光哭光畏惧不行,有些事情是早晚都要面对的,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时你那么决绝地离开,我当时让你考虑后果你能听进去吗?今天这种局面都是当时任性的结果,不过你曾经给他女儿捐献过干细胞,从死神手里给他救回一个女儿,再说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你们总算是夫妻一场,他不会那么决绝吧!”莎茹拉觉得哥哥说得对,胡日查真得会做得那么决绝吗?

最后巴图说:“你和金梅在这里玩几天,完后我陪你们去见一下娜仁花吧!,只有这个思想醇厚,为人善良的女人能解决这些难题,我们只能去求助她”。

三天后,当巴图带着莎茹拉和金梅出现在交来河草原上的时候,萨日娜负责的托老院、孤儿院工程已经封顶,估计原来设计的8.18赛马节前投入使用,一点问题也没有,庆祝封顶的鞭炮声震耳欲聋。

小金梅像猫一样偷偷地走进人群里抱住姐姐萨日娜,没把萨日娜给高兴死,这个小妹从小就是家里的开心果,她拉着妹妹的手走出来向巴图叔叔、莎茹拉干妈问好,萨日娜边领着她们回家,边给妈妈娜仁花打着电话。

没想到娜仁花这个时候正在家里,因为最小的孩子美娜这两天有点感冒,她正在给孩子喂药,孩子感冒期间谁也不找,死死地缠着妈妈娜仁花,没有办法,娜仁花只能用电话安排紧要的工作,其他工作等过几天她上班再说,政府的主要工作她基本上全部交给阿力塔副场长,争取让他挑起牧场的全面工作。

萨日娜在电话里告诉她:“妈妈!妹妹金梅、干妈和巴图叔叔要来家!你在哪里?”娜仁花告诉她:“回来吧!妈妈在家!”看见怀里的孩子睡了,娜仁花把孩子放在床上,给孩子掖好被角,刚走出门口,小女儿金梅就扑进她的怀里,搂着脖子喊着妈妈我想死你了!娜仁花爱怜地拍着金梅的肩膀说:“我的小鸽子已经长大!马上要飞向蓝天展翅翱翔!”

大家落座后萨日娜给巴图叔叔和干妈每人一杯酸奶,金梅和舅妈开始去厨房忙乎,萨日娜因为还有工作她说上几句就走了。

屋里只剩下娜仁花她们三个人的时候,巴图没有隐瞒就说出了这次前来的意图,莎茹拉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坐在一边飙泪。

其实娜仁花从那天萨日娜要和爸爸去北京见金梅的时候,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她没加思索就开始谈起自己的想法,她说:“你们两口子不管是过去矛盾还是现在问题,有一个基本的原则谁也不能打破,那就是金梅,她必须幸福,必须保证她天真烂漫的这个样子,不管你们之间采取什么态度、什么方式,都不能伤害我的金梅,其实我很早就想让她认下你这个母亲,但是我了解金梅的脾气,这丫头别看外表软弱,其实骨子里硬的很,如果让她知道当年是你们抛弃她,那你们谁也别想再接近她,你不用担心,就以干***身份这样吧!孩子在大一些,等她做上母亲,我相信她会理解你的,至于胡日查,他过几天就要来这里,因为他的赛马场工程也是赶在赛马节前投入使用,正在黑白赶工,待两天你们就走吧!萨日娜已经和她爸爸相认,如果叫金梅知道这些可怎么解释啊!”。

巴图一想还真是忘记这一出,如果萨日娜不注意叫胡日查爸爸,在金梅面前还真是没法解释。

紧张小心翼翼地在交来河草原上待上两天,萨日那就告诉妈妈,爸爸明天就要过来。

胡日查乘坐的飞机降落的时候,金梅和干妈莎茹拉乘坐的飞机刚刚起飞,巴图坐草原列昨天就回到呼和。

来机场接机的是萨日娜,胡日查和尼拉走出机场就看见女儿站在汽车旁边等着。他哈哈大笑着走过来,尼拉说:“总裁,我除了看到你见到女儿的笑脸,其他地方这么多年从没见过”。

胡日查刚从项目工地视察走出来,萨日娜就悄悄地告诉他,妈妈在办公室找他有事,叫他马上过去一下。

在娜仁花的办公室里,秘书给胡日查沏上一杯茶转身关门走出去,娜仁花才开口说话,她说:“听说你在北京找过莎茹拉,不知你是想续续前缘还是泄泄私愤?”胡日查说:“她不辞而别扔下我和孩子,扔下我算我活该,可是孩子那么小怎么能行,我苦苦哀求都没有能让她留下,如果没有你,孩子能不能活到今天都不知道,现在孩子长大时她跑回来,天天厮守在孩子身边,我接受不了!她必须离开我的女儿!”娜仁花笑着说:“其实你们两个都是抛弃孩子的人,她作为一个母亲抛弃自己的孩子做得虽然不对,但是绝对情有可原,你想想当年你都做些什么!一个女人如果心不被伤透,她能做出扔下襁褓中的孩子背井离乡吗?别一出现问题就把责任推给一个柔弱的女人,她因为你也是搭上一生啊!她无私地给萨日娜捐献干细胞,给你救下你的另一个女儿,你还叫这样一个女人给你做什么!”胡日查知道萨日娜手术的事情,也知道是莎茹拉捐献的干细胞,心里就是过不去那个坎,听娜仁花这么说感到无比的悔恨,怎么自己考虑问题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就不能为自己的女人们想想,原来生活中许多美好的东西都是自己没有抓住,自己的认识其实连女人都不如,尤其是自己的两个女人。

胡日查离开娜仁花的办公室时表示,他为两个女儿,什么都不会再去苛求,他准备彻底歇下来。

只要孩子们幸福他就心安理得。

胡日查安排好这里的工作,叮嘱女儿萨日娜要承担起这里所有的工作,当天就带着尼拉就返回北京。

《草原上的红飘带》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其不隆咚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金梅,娜仁)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其不隆咚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草原上的红飘带》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金梅,娜仁),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