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宠之娇妻至上》盛宠怀秋 XXOO 盛宠之娇妻至上女王

盛宠之娇妻至上

豪门连载中

完结小说《盛宠之娇妻至上》是大懒猫在做梦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舒染,薄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舒染抬步就往前走,简薄言冷漠而平淡的声音道,“舒小姐,你不觉得找我问景御凛的下落会更快得到答案吗。”舒染瞬间精神了,她一着急倒给忘

郑州千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更新:2020-05-20 16:48: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盛宠之娇妻至上》是大懒猫在做梦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舒染,薄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舒染抬步就往前走,简薄言冷漠而平淡的声音道,“舒小姐,你不觉得找我问景御凛的下落会更快得到答案吗。”舒染瞬间精神了,她一着急倒给忘

《盛宠之娇妻至上》免费试读

舒染抬步就往前走,简薄言冷漠而平淡的声音道,“舒小姐,你不觉得找我问景御凛的下落会更快得到答案吗。”

舒染瞬间精神了,她一着急倒给忘了,以简薄言和景御凛的关系,他肯定知道他在哪里,“简先生,那能否麻烦你带我去找他呢?”

简薄言没有回答她,只是径自往前走。

这人什么意思?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舒染一脸懵,站在原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

走了两步,简薄言发现女孩没有跟上了,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对她道,“不是要找景御凛吗。”然后又继续往前走。

“麻烦简先生了。”舒染说着跟上了他,简薄言没有搭话。

虽然舒染认识简薄言有三年了,但今天才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跟他交道,说实话,舒染是真不喜欢跟这样冷漠难相处的人打交道,跟他说个话累得慌。

她跟着简薄言穿过人群,认识简薄言的人都会跟他打招呼,他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一个“嗯”字都没有留给他们,仿佛他多说一句话就会造成损失。

有了对比,舒染突然觉得庆幸,简薄言性子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她的待遇比起那些跟他打招呼的人来说不知好了几倍。

她知道,若不是有景御凛的关系,简薄言对她估计也是这样的态度。

“简先生,问你个比较突兀的问题。”舒染眸光落在简薄言精致的侧脸。

“什么?”简薄言听着她尽是认真的语气不免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只是面容依旧凉薄。

舒染犹豫了一下,说,“你是天生就不爱说话吗?”

其实她想问的是,他是不是有社交困难症,不然为什么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不过话到嘴边她还是收了回去,万一惹恼了他,他不带她去找人了怎么办。

“我只是不喜欢和愚蠢的人说话而已。”

“……”

舒染被他的回答一噎,不知该怎么回话了,敢情人家就是嫌弃其他人智商低呗。

她突然就想起了《画壁》那部电影里的那么一句话,“你是个妖怪,是没有资格跟我们仙女做朋友的。”

那些人没有资格让他开口。

“第一次发现简先生真是……有趣。”

憋了很久,她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哦?哪里有趣?”简薄言却是忽然勾了勾万年平淡的唇角,虽然是转瞬即逝,却如春日桃花般只需要那么一瞬就足够惊艳。

他出众的容貌及强大的气场在人群中实在太过耀眼,但凡路过的地方没有哪个女人没有多看他一眼,加上他这惊鸿一笑,迷了不少女人的眼。

舒染此刻能感受得到就是四处飞来的眼刀子,一次两把齐飞,要把她切成盐切鸭似的。

“简先生,你的魅力太大,走在你身边真是压力山大。”舒染被周围的敌意围攻跳过简薄言的问话说。

简薄言是堰都最让人垂涎的黄金单身汉,宴会上不泛上流社会家族的千金觊觎简太太的位置已久,不过据说他不喜欢女人,这也就让许多女人心碎了。

如今看到向来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简少第一次带女伴出场,还有说有笑的,各家千金瞬间又燃起了希望。

简总喜欢女人,至少说明她们还是有机会的。

而此刻站在他身边的舒染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在场女人们眼中最大的情敌。

“舒小姐不遑多让。”

舒染近年来大火,贴着妖娆妩媚最具代表美人的标签,看现场不少风流的公子哥和肥头大耳的老总如狼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就知道,她的魅力不亚于他。

有那么一种女人,如舒染,天生就明艳耀眼令人羡慕,再朴素的衣服也掩盖不了她身上那与生俱来的美艳动人,站在光芒万丈的简薄言身边毫不违和。

“我真希望我是因为站在了景御凛身边才赢得了这些注目。”舒染耸耸肩,莞尔一笑,有些感慨。

她向来习惯了站在人前被众人注视的感觉,丝毫没有任何怯意,任由男人们觊觎的眼神女人们嫉妒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仿佛她生来就是这么高傲,生来就是该让人羡慕嫉妒恨的。

穿过人群,走过两个长廊,隔着水池,舒染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傲然身影。

景御凛衬衫的纽扣解到了第三颗,蜜色的健硕胸膛若隐若现,桀骜的身姿在人群中异常显眼,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时般,一下子就能吸到她的目光。

景御凛正在与林家的当家人林蒙交谈着什么,林蒙跟他说了句什么后,他嘴角勾起张扬的笑,端着酒杯的右手轻轻摩擦酒杯。

舒染知道,这是他在做重要决断时会有的表情和动作,她倏地停住了脚步。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能让他做出这个动作?

她看着他的身影有点失神。

舒染想起他在景城接电话时反常的样子,眉头紧了紧,忽然觉得右眼皮跳得厉害。一种来自女人第六感让她隐隐觉得很不好。

“怎么了?”简薄言见她停下脚步,难得开了金口问。

舒染忍着心底的不适,扯开嘴角,“没什么,我们过去吧。”然后抬步绕过水池向那边走去,每往前走一步,舒染眉间就多皱一分,眸底的不安就多一分。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不安什么,心底却已经乱作了一团。

还未等他们走过去,林蒙已经眼尖地看见了显眼的简薄言,微笑着走过来迎接,“简总来啦,简总能赏脸,真是蓬荜生辉啊。”

林家不过是个二流的世家,今日的宴会能够请来景御凛和简薄言两个国内一流的大人物,换做任何一个小家族都会笑得合不拢嘴。

特别是简薄言,他是出了名的冷漠且不近人情,向来不会轻易出席宴会。

林蒙伸手想要与简薄言握手,简薄言已经错开他径直走向他身后的景御凛,林蒙也不恼,仿佛一点儿也不尴尬似的笑着,跟着走了过去。

“舒染小姐也来了。”走过去后,林蒙的注意转到了他身边的舒染,有些惊讶。

谁都知道舒染是景御凛的女人,然而外界大多数人都只当她只不过是他的情人之一,与‘女朋友’三个字毫不挂钩,直到传出他们要结婚的消息。

不过这场婚礼来得快走得也快,还没开始便结束了,震惊了不少人。

舒染没看他,目光朝着景御凛。

“染染,你来了。”景御凛凝着舒染的眉眼,嗓音有些低哑。

《盛宠之娇妻至上》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大懒猫在做梦)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舒染,薄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大懒猫在做梦)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宠之娇妻至上》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舒染,薄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