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在新加坡摆摊那些年》重生在新加坡 straight(直人文) 我在新加坡摆摊那些年出柜

我在新加坡摆摊那些年

灵异连载中

《我在新加坡摆摊那些年》由网络作家摊主暴走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沙龙,刘海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我们来到了一个非常原始的农村,Kiki的车进不去,穿过稀疏的树林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木屋。只有一个楼层,屋子像是被刻意垫高的样子,需要

阅文集团|更新:2019-06-21 16:04: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我在新加坡摆摊那些年》由网络作家摊主暴走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沙龙,刘海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我们来到了一个非常原始的农村,Kiki的车进不去,穿过稀疏的树林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木屋。只有一个楼层,屋子像是被刻意垫高的样子,需要

《我在新加坡摆摊那些年》免费试读

我们来到了一个非常原始的农村,Kiki的车进不去,穿过稀疏的树林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木屋。只有一个楼层,屋子像是被刻意垫高的样子,需要爬五六个台阶,大门很小。开门的就是那个宝物的拥有者了,一个年龄约五六十岁的黑胖男子,个子有一米八左右,围着沙龙裤。

大叔不会说英文,通过Kiki的蹩脚翻译,我了解到,原来这大叔拥有两个刀枪不入的宝物。一个他自己常年佩戴着,说着他晃了晃他的左手。拇指上带着一个黑乎乎的戒圈,圈子上面有毛,看起来蛮恶心的。随后他指了指放在桌上早已准备好的盒子,这是第二个宝物,他打算出售。

Kiki打开了那个盒子递过来,我仔细端详了一会,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大爷一直说的山猪链嘛。一节一节的样子,上面长毛,和一直蜷缩起来的黑色长毛的虾子一样,看着非常恶心。但如果没错的话,这就是传说中的山猪链了。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用我有限的印尼语加英文不伦不类地问那主人:“From Babi?”我相信他只听懂了Babi(猪)这句。忙点头,Kiki在一边惊讶的问我:“你怎么知道这是猪的东西?”我笑了笑回答道:“我听过这东西,但没看过。能不能问问他怎么拿到这东西的。他不是***吗?”

“不是,他是土著,所以可以接触这些东西,我们不可以。”说完她指了指自己和旁边的小巫师。主人看我似乎知道这东西的来历,看起来很高兴。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刀,一边用印尼语招呼我,让我看他。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突然就开始捅自己手臂了。他卯足劲了又割又砍自己,好像路边摊卖膏药的那种感觉。我一脸懵逼的看他自残,手臂还好,没那么恐怖,见他割了手臂后,又开始割舌头,拼命地切着。最后在他准备把刀子刺进眼珠的时候被我阻止了,因为太恶心。

我通过Kiki告诉他,这个宝物需要在我身上也有效果才行。他听了点头表示明白,想必Kiki有告诉过他测试的规矩。我从盒子里取出那个有点像虾仁的玩意,质感比虾仁还硬点。我一边把它握在手心,一边让蛇胆供货商拿着我从新加坡带过来的刀片割我的头发。因为担心作弊,一切能带的测试工具我都自己带着了。

小供货商从我的刘海处撩起几根头发,那时候我头发还比较长,被他拉直后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刘海,以便观察他下刀。第一刀下去的时候,我听到了“咔……咔……”两声。声音就好像是拿着刀片在割着钢丝的声音,而且头发居然真的没有断。Kiki在一边高兴得都开始鼓掌了。我也兴奋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似乎一笔大财就在眼前。

遗憾的是,当小供货商换了第二个刀片开始割我头发的时候,奇迹没有再次出现。刀片没有和头发发出摩擦声,而是很干脆地划过我的刘海,直接切断了头发。我霎时间就想起了赌玉他们常说的那句,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刚燃起的热情,还没一分钟就被浇灭了。大家都很沮丧,山猪链的主人,接过宝贝,边端详边碎碎念着什么。似乎自己也无法理解今天怎么就发挥失常了。

Kiki和他继续聊了一会,指了指大叔手上的另一个山猪链。大叔忙脱下了让我也试试,没想到这次更快,第一刀就断了。我的刘海变得非常怪异,在靠近眉毛处有了一个坑。可是已经没什么心情去吐槽小供货商了,因为钱飞走了。

Kiki和主人家又沟通了一会,最后两人达成协议后,带着我离开了。车上,Kiki边抽烟边说:“他说他的山猪链可能最近测试太频繁有点累了,今晚他给他供奉一下,让我们明天早上去找他再试试。”似乎又抱到了一点希望,我点点头,没说什么。心里已经才是吐槽,明天要不行的话,你可别赖我机票钱。

回到Kiki家后,我和蛇胆供货商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蛇胆供货商的主业是马来西亚的的士司机,吉隆坡人。和棉兰这边的Kiki从小认识,所以这次当我说寻宝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内想到了Kiki。马来人在东南亚华侨的眼里是懒惰的,只要找得到理由不工作,就会尽力找借口逃避。

小供货商因为和我的聊天中说的了寻宝,直接把工作辞掉,跑到棉兰这里蹭吃蹭喝。前前后后算过来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最让我佩服的是,他家有三个孩子。在这种还没有十足把握会成功的情况下,他居然直接就辞职了,还把她老婆也带到棉兰一起蹭饭。三个孩子都丢家里长辈去照顾了。

刚听他说为了寻宝而辞职的时候我还有点内疚,心想要是不出点成绩到时他回去怎么交代啊。但通过几次接触后的观察,我发现这家伙根本就是因为懒惰,和什么寻宝不寻宝基本没什么关系,纯粹就是个人想找借口不工作。这种气氛的聊天怎么能少了灵异故事呢,大家都是迷信的人,不管说什么总会回到灵异上。

就在这两个月的棉兰生活里,小供货商的妻子经历了一次诡异的事件。故事是在小供货商,她妻子,Kiki,以及小巫师几人一起拼凑下叙述完整的。

可能是我和棉兰啊这地方有点缘分吧,即使后来和Kiki他们联络变淡了,也一直有和这地方有着断不了的联系。棉兰盛产燕窝,在大爷告诉我的一些灵异故事里。燕窝就是一个非常灵异的东西。

前文说过,一个地方灵气足,自然就会充满生机,动植物茂密,老林子蕴含各类天材地宝。灵气足的地方,动植物容易开窍。通了灵智的动植物会本能性地为自己采集灵气,虽然是本能,但用我们华夏的灵异体系来说,也算是修仙的基础了,什么拜月啊,采气啊,都是差不多的意思。修仙是说起来比较好听的说法,哪有动物一修就成仙的,有点成就的,能化形的,最多也就算个有点道行的精怪。

更多的还是不上不下,有灵智,贪吃的小动物。至于成为山神那类的,更是多少运气造化堆积出来的存在。

《我在新加坡摆摊那些年》 免费阅读章节

《我在新加坡摆摊那些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