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阎王的闺女》阎王爷的女儿叫什么 健全文 阎王的闺女帝王攻

阎王的闺女

玄幻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阎王的闺女》是展君颜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于地,门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女鬼手握着补天石,突然间不动了,扭头看向门口,脸上也越发惊恐起来,仿佛那里要出现个洪水猛兽似的。 与此同时属于鬼的阴森、冰冷、恐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3 08:04: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阎王的闺女》是展君颜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于地,门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女鬼手握着补天石,突然间不动了,扭头看向门口,脸上也越发惊恐起来,仿佛那里要出现个洪水猛兽似的。 与此同时属于鬼的阴森、冰冷、恐

《阎王的闺女》免费试读

女鬼手握着补天石,突然间不动了,扭头看向门口,脸上也越发惊恐起来,仿佛那里要出现个洪水猛兽似的。

与此同时属于鬼的阴森、冰冷、恐怖的气氛瞬间弥漫整个酒吧。

门口却一个人都没有。

旭大师吸了口冷气,知道自己碰到硬茬了。

一般的鬼到了跟前才能感觉到阴冷,这个还没到,压抑凝重的气氛就这么浓重。

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快把补天石给我!”他拽着布条催促着女鬼。

可女鬼这会儿已经什么也听不进去,无论旭大师怎么拽都无动于衷。

她松开了补天石,端端正正屈膝跪地,左手按右手,拱手于地,头也缓缓至于地,不再起身。

这是标准的古式辑首跪礼拜礼中最重者的礼仪,迎接的都是高于自身数倍之人。

“肯定是七哥和八哥来了。”赵舀精欣喜不已,扬声呼喊起来。

旭大师对于七八并不陌生,只不过他所知道的是被称为七爷和八爷的黑白无常,不知道赵舀精说的是不是他俩。

“你死定了,就是黑白无常。”赵舀精等着他“快把你爷爷放开,那是我七哥和八哥。”

旭大师咬牙盯着补天石,又看了看门外越来越浓重的气氛。

再看女鬼,已经瑟瑟发抖,跪都跪不住了,索性胳膊身向前匍匐在地。

这么强大的,他可对付不了,不管赵舀精说的是不是实话,他留下都没有好处。

性命和补天石之间,先留下性命再说哦。

“补天石你暂且保管一段时间,我会回来取的。”扭头朝后门蹿了出去。

他一出去无邪和赵舀精松了一口气,可是两人还是动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看向门外。

没人。

“喂,你出去看看。”无邪催女鬼。

女鬼牙齿正在打架,说什么也不肯起身。

“三姐、三姐!”无邪朝泥土堆喊了半晌,也没见三姐冒头出来。

赵舀精摆摆手,让她不用白费劲了。

气场强大的鬼通常从方圆百米之外就有威压施放,让小鬼和闲人觉察到之后自动避让的。

足足等了十分钟,酒吧的门才打开。

“何人引鬼,我来了。”阎王的声音响了起来。

进来先看见被定死的无邪和赵舀精,急忙往前走两步。

“小心!”赵舀精喊了起来。

旭大师那家伙为了弄泥巴困住他们,硬生生把从门口到舞台中间的地全挖了,坑都有三米多深了。

阎王不曾料到谁家进门就是坑,直挺挺栽了进去。

无邪和赵舀精紧紧闭上了眼,不敢看。

待听见阎王夸人的时候,才小心翼翼睁看眼。

就看见阎王站在坑里,身下有个泛白僵硬的尸体双手托着阎王的脚,僵硬的往前走。

那尸体上身穿着紧身衣,下身小皮裙,浑身上下沾满泥土。除了表层有些轻微的尸斑,其他地方倒和常人无异。

她走动的时候关节颇为僵硬,两团浑圆也不再颤动,死死的被固定住了。

再看匍匐跪拜在舞台上的女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此刻的尸体说是走不如说挪,一步一顿的,一下比一下矮。

阎王直视前方,发现自己越来越矮,低头朝下吹了口气,又慢慢升了起来。

到了舞台边,阎王抬脚走了上去。

托着他的尸体也僵硬着倒了下去,女鬼瞬间又恢复成了匍匐跪地的姿态。

阎王路过眼都没看一下,都是给了赵舀精一个眼神,却没搭理他,直接走到无邪面前。

伸手在无邪额间点了一下。

无邪瞬间瘫软下来。

先前浑身被定住动不了也就算了,突然能动,浑身的血液都流通起来。

又酸又麻又痛的,各种感觉极尽放大。

一边倒吸气,一边表情也跟着扭曲,胳膊腿都不知道揉哪儿好。

“我让你来练练手的,你怎么被人练手了?”阎王看着无邪,怎么也不应该啊。

赵舀精见无邪已经拖了困,可他还定在原地呢。

他的姿势也不舒服,站也站不直,坐也坐不了,两条腿难过的都想锯掉了。

“殿下、殿下还有我呢。”他快哭了“求殿下救命啊。”

阎王白他一眼“你不是能引鬼么?我都被你引来了,接下来做什么你不知道?”

引来的鬼压的住就是帮引鬼之人对付别人的,压不住就等着鬼吃他的。

“不、不是……撕……”无邪胳膊抬起来的瞬间,酸麻的眼泪都往外喷,还是抓住了阎王“不是他引的。”

不是他哦,阎王看了眼赵舀精“看样子也不是他,菜成这样想引估计也引不来。”

伸手朝赵舀精那边随便弹了下。

赵舀精倒在地上开始呲牙咧嘴,捏着腿想动又不敢动。

两人的叫喊声吓的女鬼又往下伏了伏。

终于浑身缓过劲,赵舀精和无邪才把事情原原本本说给阎王听。

“他说董事长也再找补天石,你觉得这个董事长和旭大师,谁是当年偷走我的人?”无邪可没忘记这个关键信息。

阎王摇头,不知道董事长的关键信息,不好甄辩。

“三姐知道。”赵舀精跑到泥巴墙里,把三姐拖了出来。

三姐已经吓的浑身发抖,却不是对阎王,而是对匍匐在地的女鬼。

“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她边说着边往阎王身后躲。

女鬼听见动静明显僵住了,对着阎王再次叩拜,请求要看一眼说话的人。

阎王准了。

女鬼抬起头,眼里瞬间迸发仇恨,咬牙切齿“是你!”

见到三姐的瞬间她什么都想起来了,自己的身份、三姐的身份,她们之间的仇恨全都想起来了。

“不、不、不,不是我……”三姐急忙摆手。

可她反驳的动作更加刺激女鬼,女鬼心生恼恨,瞬间小水,而泥坑里的尸体却站了起来,对着三姐伸出了手。

“放肆。”阎王动了下手指,女鬼瞬间从尸体里被弹了出来。

女鬼这才想起自己在阎王面前要索命确实很放肆,急忙跪下请罪。

“求阎王爷做主。”声泪涕下。

阎王?

三姐瘫软在地。

今天见了这么多奇怪的事,又亲眼见了鬼,现在说是阎王她完全相信。

可是阎王爷面前她如何逃脱得了?

咬牙道“你们不是想知道董事长的事吗?放过我,否则、否则我一个字也不说。”

女鬼想说话,阎王伸手制止了她。

《阎王的闺女》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展君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于地,门才)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展君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阎王的闺女》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于地,门才),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