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火爆魔妃暴君 第四十五章 抢了玄武哥哥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GL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火爆魔妃暴君 第四十五章 抢了玄武哥哥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GL

发布时间:2019-10-09 16:53:4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尼图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尤果,夏染蝶的小说是《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它的作者是尼图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京兆府尹坐镇堂中。 匾额上【一生无悔】四个字堪用皇上的灵气洋洋洒洒提笔而成。 两边拥有地星灵力的京兆衙役握着灵气棒怒吼着威武。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在线阅读<<<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免费试读


京兆府尹坐镇堂中。

匾额上【一生无悔】四个字堪用皇上的灵气洋洋洒洒提笔而成。

两边拥有地星灵力的京兆衙役握着灵气棒怒吼着威武。

宰相千金身份特殊。

但,这件事情引发了百姓们的轰动。

皇上命令定要彻查此事。

宫里头的人都发话了。

小小的地星灵力的京兆府尹怎敢不审呢。

“夏染蝶,嘹缨死于你手,你可知罪!”京兆府尹拍下镇堂石。

呵。

炫彩滚雪织落的夏染蝶讥讽的笑出了声儿:“我还以为京兆府尹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呢,原来只会办冤枉人的事情!”

“本官有证人!”京兆府尹被他说的脸色难看极了:“带证人。”?三声怒吼带证人。

那个诡异的车夫踉踉跄跄的走来了,机械的跪在了地上:“是夏染蝶小姐杀了嘹缨姑娘,夜里,夏染蝶小姐跟踪嘹缨姑娘,拦下了她的马车,然后两个人起了冲突,夏染蝶小姐嫉妒嘹缨姑娘去找太子殿下便和嘹缨姑娘打了起来,夏染蝶小姐的灵力在嘹缨小姐之上,嘹缨姑娘便死了。”

“胡说八道!你这个小人!我何时杀过那样的贱人,我碰她,只会脏了我的手。”夏染蝶怒火滔天,她本就厌恶嘹缨,现在嘹缨的死又和自己挂了钩,她更是愤怒了,死了都不安生。

夏染蝶不骂还好,一旦骂人就更加坐实了她们之间的恩怨情仇。

而且,车夫这番话中更是引发了夏染蝶和太子之间有着暧昧的关系。

大户人家的龌龊事儿可真是不能翻啊,翻起来,下面布着一层肮脏的灰尘。

门外痛哭流涕的声音响起,一个满脸斑驳的老妇人哭着跑了进来,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青天大老爷,她!”

老妇人愤怒的双眼如被人剜成一块块的树根,憎恨的指着夏染蝶:“是她!杀了我的干女儿。”

“你的干女儿是谁?”京兆府尹问。

“是她的贴身丫鬟,是他们宰相府里的人告诉我的,死的特别惨,开膛破肚,一个人得狠成什么样才能杀人啊。”老妇人抓住她想打她。

夏染蝶阴霾密布的眸镀了一丝狠意,一脚将那老妇人踹了出去:“滚!那个贱丫头是自己死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两个认证,齐齐指证夏染蝶,她的胸口里生出了蔓延的怒火。

究竟是谁在背后操控这一切。

是谁想让她死?

“我是宰相府的千金小姐,谁敢冤枉我!”夏染蝶挺直了腰板,道。

京兆府尹暗忖了片刻,的确不敢用刑。

“蝶儿。”府尹外,穿着缨红色滚雪细纱雪舞裙的尤果冒着一鼻尖儿的汗跑了进来,她的眼睛哭的红红的,眼圈里还有泪水,她痛心的捂着自己的胸口,问:“蝶儿,外面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和玄武哥哥在一起了吗?真的吗?”

尤果的一番话让看热闹的百姓们议论纷云:“这个夏染蝶还真是不要脸啊,居然抢了自己好姐妹的男人。”

“就是啊,听闻定国侯府小姐对夏染蝶可好了,真是个白眼狼。”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尼图)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尤果,夏染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尼图)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尤果,夏染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

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

作者:尼图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尼图)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尤果,夏染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尼图)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火爆魔妃:暴君,萌宝砸中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尤果,夏染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