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全能军花》全能军花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六章 南疆之行(三) 全能军花小说大结局

《全能军花》全能军花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六章 南疆之行(三) 全能军花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10-09 16:54:3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莲宝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朱培雍,文森特的小说《全能军花》此文是莲宝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嗯,听冬宝儿的,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大哥送给你? 嗯,有的,我要一个移动的实验室,下学期虽然可以跟教授去实验室,可是轮不到我独立研

>>>《全能军花》在线阅读<<<

《全能军花免费试读


嗯,听冬宝儿的,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大哥送给你?

嗯,有的,我要一个移动的实验室,下学期虽然可以跟教授去实验室,可是轮不到我独立研究,大哥,你建立一个制药厂吧,我这里有治疗癌症的基因修改液,可以造福很多人的。

真的,那太好了,大哥这就着手去做,照顾好自己。

好,大哥再见!

冬宝儿,再见!

黄色的沙漠背风处积攒了白色的雪花,两种颜色形成强烈的色差,零零碎碎的胡杨树,被冰雪装点成晶莹剔透的水晶树,容妙冬骑着白色的骆驼,悠闲的穿梭在其中,苍凉没有人烟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唯一的声音就是骆驼脖子里的铜铃声。

埃博拉病毒的潜伏期有七天,刘春江一家子秋收安排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它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在居民中难免会殃及池鱼,等死的滋味并不好受,他的父母孩子是最先病发的,看着他们苦苦挣扎,刘春江的心都碎了,可惜悔之晚矣!

想他因为高额的报酬加入这个恐怖组织的时候,从来没有在乎过别人的性命,随意收割随意践踏,心里一点儿都没有什么负罪感,可是亲眼看到亲人的时候,那种痛几乎要了他半条命,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像雕塑一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痛苦挣扎。

秋收把他的记忆用大屏幕放映出来,让他的家人也感受一把自己的儿子,丈夫,父亲是如何的血腥屠杀自己的同胞族人,那种残忍让他们不寒而栗,眼神带着恐惧,带着厌恶,让刘春江彻底崩溃,可惜秋收并不会让他精神失常。

云蕾站在军车前面,眼神柔和的看着容妙冬,依旧是维吾尔族少女的装扮,骑着白色的骆驼缓缓走过来,真的让她觉得时光有隧道,她就是那个维族的精灵。

“妙妙,辛苦了,没有受伤吧。”

“云姐,怎么会?不能丢了师傅的脸,否则他可是要生气的。”

坐上车晃悠悠的走进山里的驻地,很典型的兵营,跟着云蕾走进一座不起眼的三层小楼,里面竟然另有乾坤,随着下滑的车厢一直来到另外的出口,这是一座笔直的山峰,里面被修改成一层一层的办公地点,各种先进的设备整齐有序的运转着。

哎呀,遇到熟人了,他不是在大山里研究飞碟吗?怎么跑到昆仑山来了,奚歆绍,他也有些惊讶,这个小丫头不是军医大的学生吗?怎么来到这个重要的军事基地,不简单啊。

“学长好!”

“学妹好!”

“你们认识啊,那太好了,妙妙,这位是机械方面的专家,记忆读取需要他的协作。”

容妙冬点点头,不是很感兴趣,伸手把一枚金色光球递过去,奚歆绍差异的看了一眼,这个学妹竟然也是修真者?世界太小了吧,呃,在昆仑小镜并没有见过此人?难道这个世界还有别的修炼之所吗?周围人比较多,他并没有把自己的疑惑问出口。

接过来放入解读槽内,坐在计算跟前一板一眼的输入程序,容妙冬并没有多事的把记忆刻录成优盘,毕竟医毒武功是她的强项,其他的都是依靠春播她们完成,拿出来显摆她也没有那个脸。

既然是机械专家,容妙冬从随身的储物袋里,拿出一枚白色的纽扣,这是自家师傅去历练的时候捡来的空间纽扣,冬藏说极其低级,空间面积也不大,不过胜在稳定,在她手里犹如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春播用神识交谈,说奚歆绍是一位修真者,炼气五期的修为,在这个灵气稀薄的世界,已经算是天才人物,毕竟他的骨龄还不到二十五岁,以后的路还有很长,说不定有能力入住昆仑仙境,估计下山进入红尘也是为了心境问题。

想到这里不动声色的收起那枚白色的纽扣,既然是红尘历练,想必也不会尽心尽力的研究空间纽,给他也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还是再找机会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记忆开始连贯的呈现出来,记录人员麻利的开始写下需要尽快处理的事情,这些都被军方接管,云蕾带着她离开回到刚刚的那栋小楼,带着她走进自己住的房间,里面很干净,整齐的摆放着两张床,摸了摸容妙冬的头,吩咐休息一下,她处理完事情就可以离开。

看着关上的房门,她拿出平板点开国际新闻,这下子有热闹了,M国一下子丢失了上百亿的中央黄金储备,总统的位置颤了颤,反对声此起彼伏,最著名的电台公布出一段政府支持恐怖组织的视频,全世界一片哗然,谴责声不绝于耳。

呵呵,就是要你后院起火,看你还有能不能到处煽风点火,你家民众就是民众,别人家的就是蝼蚁吗?Y国D国F国E国纷纷召开了最高会议,商讨了惩治方法,华夏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动静,可是私下里向中东国家加大出售武器的合约。

正在乐呵呵看热闹的她,听到敲门声,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请进!奚歆绍推门进来,看到已经褪下维吾尔族少女服装的容妙冬,粉色的背带裤,奶白色的针织衫,随意盘膝坐在床上,手里抱着一个超薄的平板。

“呃,学长?找我有事?”

她并没有改变坐姿,这是她住的地方,又不是操场没有必要端着军姿,放下手中的平板,眼神疑惑的看着一言不发的奚歆绍,看着清纯的容妙冬,他有片刻的失神,多像一朵洁白的莲花啊。

“学长!学长!”

“呃,哦,抱歉,看你能剥离别人的记忆,你是修真者吗?我怎么没有再昆仑小镜见过你?”

“我没有灵根的,我师傅是修真者,住在昆仑仙境,我只是复制他的记忆,不能剥离他的记忆,你现在还住在昆仑小镜吗?”

“哦,我已经炼气期,在昆仑中镜,不过自小在昆仑小镜长大,心境跟不上这才出来入世,昆仑仙境啊,那你师傅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了,奚家的老祖也在那里,你知道吗?奚长丰。”

“奚长丰?不会是那个邋里邋遢,整体抱着各种炼器材料不撒手的奚长丰吧,好像总是找我师傅的麻烦,他看不惯我师傅的一尘不染,师傅也看不上他的不修边幅,悬空岛入口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呃,写着禁止奚长丰入内!”

“呃,呵呵,老祖是有些,呵呵,那个,我们应该好好相处。”

“嗯,我们可都是军人,没有什么不能好好相处的,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不用理会,都一大把年纪了,还那么不知世。”

心眼真多,不就是怕我用长辈的名头压你嘛,奚长丰是你的老祖可是也比我师傅晚辈分,真论起来本姑娘可是跟你的老祖平起平坐,既然你这么想要平辈轮,那就随你吧,反正她也没有打算长辈分。

奚歆绍心里松了一口气,真怕小丫头揪着辈分不放,他可不想自己给自己找一座老祖级别的大山,紫霄道人他可是从老祖嘴里听到很多次,昆仑仙境头一份的强者,辈分比老祖还要高,他的徒弟岂不是老祖级别,想想都心酸难耐。

既然说开了,容妙冬觉得时机成熟,拿出储物袋把空间钮递给他,漫不经心的说了它的来历,看着他感兴趣的翻来翻去,嗯,只要感兴趣就行,就怕你不感兴趣。

“那学妹,改天见,我走了。”

容妙冬点点头,并没有开口说话,门被再次关上,她摸出平板刚要再浏览国际新闻,紫霄道长的传音符就来了,口气十分的不满意,连风度都不愿意保持下去。

“妙儿,什么时候回来,本道人不是给你看孩子的保姆,两个臭小子算怎么回事,天天看,时时看,体无完肤了,知道吗?”

“有什么关系,就是看一看又不少块肉,既然长的那么倾国倾城还不让别人看了?你也太霸道了吧,师傅,看着看着就习惯了,这也是你惹祸的容貌后遗症,要不然你变得普通一点好了,反正你什么样儿,妙儿不嫌弃。”

“废话少说,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不然我可采取其他手段了。”

“那你来接我吧,瞬移快一点!”

“哼,就你多事!”

传音符变成灰烬,屋子里再次寂静下来,心里再也兴不起看热闹的意思,摸出手机骚扰骚扰其他室友吧,按顺序熊二出来伺候,电话刚响两声,就被快速接通,可惜里面不是熟悉的声音,

“喂!请问你是谁?”

“喂!你好,我是熊春妮的舍友,容妙冬。”

“哦,请稍等!”

听到一阵窸窸窣窣布料摩擦声,刚才接电话的声音很温柔的哄着,卧槽,熊二你贞洁不保啊,脑袋里瞬间闪现出好几种爱恨情仇,反应速度堪比最先进的计算机,果断的挂掉电话,手脚麻利的拨通杜老大的号码,语速稳健的说了一遍,也不管听懂没听懂,掐断再拨俞三。

“喂!”

声音大的让她忍不住远离了手机,这个俞三也不对劲,体内好像存了几百吨的烈性炸药,平日属于江南小城的温柔似水都灰飞烟灭,八卦之心迅速膨胀,口气带着试探的问,

“俞三,你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没事,我在西北呢,遇到一个让我讨厌的人,哼!”

“讨厌的人?男的女的,干什么的?怎么惹你了?”

《全能军花》 精彩点评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全能军花》,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莲宝)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全能军花

全能军花

作者:莲宝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全能军花》,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莲宝)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