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 第8章 问题之一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在线阅读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 第8章 问题之一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10 00:59:4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不再孤名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欧阳溪,欧阳初的小说是《缘来是你刁蛮皇妃》,它的作者是不再孤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轩辕尔钦惊喜了过来,看了看四周,听见了殿外大树焦虑的声音。 “皇上……刚才喜阕前来,说雨妃娘娘肚子不舒服,您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在线阅读<<<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免费试读


“发生了什么事情?”轩辕尔钦惊喜了过来,看了看四周,听见了殿外大树焦虑的声音。

“皇上……刚才喜阕前来,说雨妃娘娘肚子不舒服,您要不要过去看看啊?”大树站在内殿门口问道。

“皇上,都这么晚了,雨妃不舒服的话,就让喜阕去请太医吧,您那么累,还是早些歇息吧。”兰妃自然是不愿意让轩辕尔钦走了,说话的时候,却紧紧的将他抓住。

“进来,伺候朕更衣。”轩辕尔钦没有理会兰妃,只是朝着门外说道。

“是,皇上。”大树听到了轩辕尔钦的吩咐,便连忙走进了内殿,先是点燃了灯光,然后便收拾了一下龙袍。

“皇上,您真的要去望安宫吗?”兰妃再次问道。

轩辕尔钦头也没有回,就直接甩袖而去了,兰妃看着那一袭龙袍无情的离去,心里不由的感到了失落。

“欧阳溪雨,你从本宫的身边抢走了皇上,本宫讨厌你。”待轩辕尔钦走了许久之后,兰妃终于忍不住,大声的骂道。

“娘娘……”玫瑰听见兰妃的说话的声音,便连忙跑进内殿,“娘娘,您还好吗?”

“你没有看出来吗?本宫一点儿也不好,皇上才刚刚入睡,她就把皇上叫走了。”兰妃一脸愤怒的说道。

“不过……不过好在娘娘您已经侍寝过了……”玫瑰看着床单上有血丝的痕迹,便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兰妃也看着床单,点了点头,“准备伺候本宫沐浴。”

“是,娘娘。”玫瑰听到兰妃的吩咐,连忙点头应道。

望安宫。

欧阳溪雨并不是因为肚子疼,才让喜阕去宸佑宫找轩辕尔钦过来的,而是欧阳溪雨希望轩辕尔钦能够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其实欧阳溪雨也知道的,也许自己这么做的话,会让兰妃恨自己,可是她没有办法看着轩辕尔钦躺在其他女人的床榻上安然入睡。

“皇上驾到……”

“娘娘,皇上来了。”喜阕见欧阳溪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躬身说道。

“来了就好。”欧阳溪雨小声的应道。

“娘娘,您赶紧躺好吧。”喜阕说着,便给欧阳溪雨重新盖好了被子,“天凉,你可千万别着凉了。”

“嗯,本宫知道。”欧阳溪雨点了点头,听见了轩辕尔钦的脚步声音,距离自己的内殿是越来越近了,便转头看去,“皇上。”

“溪雨,你还好吗?”轩辕尔钦快步的朝着床榻的方向走去,坐在了床榻的边沿,双手握住了欧阳溪雨的双手,“朕一听说你不舒服,就连忙从宸佑宫赶了过来。”

“多谢皇上的关心,只是喜阕太过大惊小怪了,臣妾刚才只是感觉有点儿不适罢了。”欧阳溪雨淡淡一笑的,看着轩辕尔钦说道。

“你现在怀有身孕,如果有一点儿的不舒服,都是得重视的啊。”轩辕尔钦说道,然后看着喜阕问道:“喜阕,你可有派人去一趟太医院吗?”

“奴婢刚才本来是要去太医院的,可是娘娘说今晚好像不是杨太医值班,就不让奴婢去了。”喜阕福了福身子,连忙回应道。

“这怎么可以呢,大树,你查一下今晚值班的太医是谁?”轩辕尔钦想了想,便看着大树问道。

“回禀皇上,今晚值班的太医是陆太医。”大树躬身回应道。

“要不就让陆太医给你把脉看看吧。”轩辕尔钦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欧阳溪雨问道。

“皇上,臣妾现在已经没事了,八成是皇儿太想念她的父皇了吧,所以刚才他(她)才会那般的让臣妾感到不舒服啊。”欧阳溪雨说着,微微地低下了头,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皇上,臣妾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了,腹中的皇儿偶尔也会踢着臣妾的肚子呢。”

“哈哈哈,看来这一胎,绝对是个调皮的孩子啊。”轩辕尔钦哈哈大笑的说着,然后便伸手抚摸着欧阳溪雨的肚子,便想要将耳朵靠在肚子上,“来,让朕听一听皇儿在母妃肚子里可有动静吗啊?”

“嘘!”欧阳溪雨见轩辕尔钦靠在了自己的肚子上,便连忙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皇上,您可千万别打扰皇儿就寝啊,不然臣妾又得‘遭殃’了。”

“朕就喜欢调皮的孩子,都说调皮的孩子聪明,其实朕小时候也是很调皮的呢。”

“呵呵……”欧阳溪雨听完轩辕尔钦说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皇上,您这是在夸奖自己聪明呢?还是在说自己从前就是个调皮的小伙子?”

“这嘛……哈哈哈,溪雨啊,这个就别管那么多了啊,反正朕就喜欢调皮的孩子就对了。”轩辕尔钦笑着说道,突然想起了轩辕飞华的孩子,便看着大树问道:“对了,至从朕登基以来,就没有看见华亲王了,不知道他们一家子的人在宫外过的怎么样了。”

“皇上,不如明日举办一个家宴吧,反正西域的国王和小公主还有三日的路程才能够达到我们大轩呢,倒也不影响之后的宫宴啊。”

欧阳溪雨知道轩辕尔钦想念自己的亲兄弟,便想出了举办家宴的方式,也好让几位兄弟们好好的相聚在一块。

“溪雨倒是跟朕想到了一块去了,朕觉得举办家宴可行,就在皇慈宁宫举办吧,明日朕便会派人去慈宁宫禀告给皇,她老人家虽然不喜欢热闹的地方,可是这举办家宴,她肯定是不会反对的。”

“嗯,好的,那么这次家宴就交给臣妾吧,免得臣妾闲得慌啊最近。”欧阳溪雨点了点头,看着轩辕尔钦说道。

“娘娘,您肚子现在是越来越大了,您还要操办家宴,会不会劳累了?更何况现在操办宫宴的事情,也正在进行中呢。”喜阕怕欧阳溪雨太过疲惫了,便连忙说道。

“不碍事的,本宫身边可是有你这位得力的住手呢,还有小茵和小忱和刘子,本宫也很是信任他们三个人的。”欧阳溪雨摇了摇头,看着喜阕说道。

“好吧,那么娘娘您可千万别累着了啊,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们四个人就是了。”喜阕听完欧阳溪雨说的话,也只能够这么做了,便点了点头回应道。

“时候不着了,朕就留下来陪着溪雨吧。”轩辕尔钦打了个哈欠,便看着欧阳溪雨说道。

“皇上,奴才伺候您更衣就寝吧。”大树见轩辕尔钦已经困了,便连忙替他更衣。

“喜阕,你先退下吧。”欧阳溪雨见喜阕也是一副困意的样子,便挥了挥手,示意她先退下。

“是,皇上,娘娘,你们早些歇息吧,奴婢告退了。”喜阕点了点头,便朝着轩辕尔钦和欧阳溪雨福了福身子,便退出了内殿外面。

“皇上,娘娘,奴才也告退了。”不一会儿,大树便已经将轩辕尔钦宽衣完毕了,这也退了出去。

“皇上,今晚兰妃伺候的还满意吗?”欧阳溪雨靠在了轩辕尔钦的怀里,小声的问道。

轩辕尔钦接着窗外的月光,是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欧阳溪雨的轮廓的,抚摸着她的脸颊,笑着问道:“怎么突然问起朕这个了?是不是吃醋了呢?”

“皇上……”欧阳溪雨娇声叫道。

“怎么?”轩辕尔钦笑了笑问道。

“臣妾……臣妾是在乎皇上,所以臣妾才这样问的。”欧阳溪雨犹豫了片刻,便笑了笑答道。

“朕还是喜欢溪雨的伺候啊,等你生完皇儿了以后,记得还得再多给朕生几个啊。”轩辕尔钦说着,便将欧阳溪雨揉的更紧了,“后宫妃嫔众多,可是也比不上朕对溪雨的心啊。”

“臣妾真的很感动,今生能够与皇上相知相爱,臣妾足矣!”欧阳溪雨微微一笑的说道。

“好了,快睡吧,怀着身孕熬夜,那可就不好了啊。”轩辕尔钦轻轻地拍了拍欧阳溪雨的后背,想要哄她入睡。

“嗯,晚安!”欧阳溪雨点了点头,便闭上了眼睛。

翌日。

太阳高高的升起,阳光撒在整个大地,今日又是一个好天气,可是这冬日就算阳光再温暖,可也是寒冷的,就如同后宫里不受宠的妃嫔一样。

“兰妃姐姐。”园妃坐在轿辇上,看见前面是兰妃的轿辇,便连忙叫道。

“哦,原来是园妃妹妹啊,今日去慈宁宫倒是挺早的呢。”兰妃笑了笑,看着园妃说道。

“是的,怎么兰妃姐姐昨日是没有睡好吗?顶这个黑眼圈的,看着真的叫人心疼呢。”园妃仔细的看着兰妃,发现了黑眼圈,便问道。

“唉,别提了,昨晚本宫才刚刚服侍完皇上没有多久,欧阳溪雨的人就说她不舒服,皇上就离开了。”兰妃无奈的说着。

“反正你已经服侍过皇上了,雨妃只不过是事后才请皇上走的,兰妃姐姐也就别生气了,气坏了可是您自己的身子啊。”园妃与兰妃向来交情就很好,不愿意看见她那副不高兴的样子,便也关心的说道。

“好了,不多说了,我们还是赶紧去慈宁宫吧。”兰妃暗自叹了一口气,便勉强的笑了笑看着兰妃说道。

“嗯,走吧。”园妃点了点头回应道。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不再孤名)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欧阳溪,欧阳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不再孤名)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缘来是你刁蛮皇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欧阳溪,欧阳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

缘来是你刁蛮皇妃

作者:不再孤名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不再孤名)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欧阳溪,欧阳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不再孤名)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缘来是你刁蛮皇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欧阳溪,欧阳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