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农门小娇媳》农家小娇熄周琳琅免费听书 第一章 退亲 农门小娇媳小说在线试读

《农门小娇媳》农家小娇熄周琳琅免费听书 第一章 退亲 农门小娇媳小说在线试读

发布时间:2019-10-14 08:56:1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一瑟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白晓儿,晓儿的小说《农门小娇媳》此文是一瑟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白家的堂屋烛火黯淡,周氏穿着簇新的绸缎衣裳坐在上首,目光如炬,从那些破家什上一一扫过。 门口脚步声响起,白家三房的儿媳柳氏端着茶

>>>《农门小娇媳》在线阅读<<<

《农门小娇媳免费试读


白家的堂屋烛火黯淡,周氏穿着簇新的绸缎衣裳坐在上首,目光如炬,从那些破家什上一一扫过。

门口脚步声响起,白家三房的儿媳柳氏端着茶盘,撩开打了补丁的麻布帘子进到屋里。

柳氏年岁不大,身材削瘦,因常年劳作,看着比寻常庄户人家的妇人沧桑几分。

她此刻穿了身洗得发白的青色棉布裤褂,发髻上插着杨木簪,皴黄脸儿一笑便现出细纹。

“您口渴了吧,先……先喝口茶。”

面对通身富贵的周氏,柳氏难免气怯,她搓着枯瘦的手掌,不大敢抬头。

周氏却对柳氏的谦卑很受用。

她学着镇上那些夫人小姐的样儿,捏着帕子端起茶,略了沾唇便搁下。

“她三婶,有件事要拜托你,是关于晓儿的。”

周氏自认是有教养,有身份的人,尽管心里不屑,开口还是客气的。

柳氏却会错了意,忙道:“亲家母,您……您可别跟俺外道,晓儿她是汪家未过门的儿媳妇,婆婆有事只管使唤,没啥拜托不拜托的。”

话一出口,周氏的脸陡然变了。

儿媳妇?婆婆?

这柳氏不知是真蠢还是装憨,居然还真想和自家攀亲,也不瞧瞧自个闺女是个什么德行。

弟弟说的对,有些事还得早些说清,省得夜长梦多。

“他三婶,我今儿个是来退亲的。”周氏开门见山。

“啥?退亲?”

柳氏被迎头浇了盆冷水,唬得手中茶盘跌在地上,摔缺一个角。

“亲家母,您……您今儿个不是来商议婚事的么,好端端地……咋个提退亲……”

商议婚事?

她也真敢想。

周氏轻蔑地看她一眼,冷笑:“他三婶,这事是笙儿他二舅决定的,还请你多体谅。”

“笙儿他二舅……”

柳氏心一磕,嘴唇跟着哆嗦起来。

周氏嘴一撇,语重心长道:“他三婶,不是我汪家嫌贫爱富,你也知笙儿他二舅刚中了举人,马上就要做官。可怜他二舅没儿子,独独看重我们如笙,这不还送如笙去镇上进学哩。”

“我们笙儿哪,后少不了像他舅舅一样走仕途做官,你细想想,晓儿除了插秧种菜,喂猪挑肥,还能干些啥?连话都说不全乎,要是当了官家的娘子,不是给老周家丢人么?我和他爹倒没啥,只是他二舅头一个不答应哩。”

周氏还在劝说,柳氏直愣愣地盯着她涂了脂粉的脸,看着那两片薄嘴皮子上下翻动,脑子里一轰,突然什么都听不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阵孩童的哭声。

“二姐二姐,呜呜呜,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你和馨儿说句话呀,别吓唬馨儿……”

哭声异常凄厉,是柳氏六岁的幺女白馨儿。

柳氏如梦方醒,慌忙冲出门去。

只见白惨惨的月光下,一个身材瘦弱的小姑娘悄无声息躺在井边,额前一个杯口大小的血窟窿,正往外汩汩冒着鲜血。

小姑娘衣裳被血染红,身旁的黄土洇开大滩的血迹,眼见是活不成了。

“晓儿!”

柳氏看着不省人事的闺女,心像被剪子戳了个大洞,寒风飕飕往里头灌。

她哆嗦着,朝着闺女的方向跑去,可惜只跑了两步就瘫在地上,再爬不起来了。

“娘……”

白馨儿摇着姐姐,见娘亲也倒下了,一时哭得更大声。

这时,东面的厢房突然亮起烛光,白老太中气十足的叱骂从里边传出:“大半夜的嚎什么丧,烂了心肝的赔钱货,再哭老天打个雷劈死你!”

……

大雨哗啦哗啦下着,溅起土里的泥水,天地很快连成一片。

柳氏顶着雨,身上披了条破麻袋,挽着袖子在后院的菜地摘菜。

麻袋不挡雨,不过一会儿,柳氏里外的衣裳就被雨水浇了个透湿,风一吹,凉得钻心。

因这两天雨没消停过,田埂上淤泥积得老厚,人下不去脚,插秧的活计就停下了。

白家的男丁们也和其他人家的一样在家歇着。

这人一多,吃饭的嘴又多了几张,做饭的担子自然就比往日里更重。

白家院子不大,菜地只有五六分,按说有点吃紧,幸亏柳氏是个好庄稼把式,在她的精心侍弄下,白家的菜倒也长得喜人。

紫色的菜薹,红艳艳的辣椒,翠绿的韭菜和蒜苗,各色蔬菜应有尽有,一点不比别家的差。

柳氏手脚麻利,不多时,新鲜的菜蔬就装满了篮子。

她探头瞧了瞧,又掐了把最嫩的韭菜黄下来,最后挑了两只又大又红的番茄添上,准备做道番茄炒蛋。

这是晓儿平日里最爱吃的菜。

想起死里逃生的二闺女,柳氏庆幸之余,心中又是一痛,忍不住擦了下眼角。

她成亲十几年没儿子,统共只得这三个闺女,个个都是她的心头肉。

而晓儿这孩子又最像她,性子温顺不说,手脚还勤快,受了委屈更是从不吭声。

这样老实的孩子却去寻死,显见是被周氏的话逼得受不住了。

她的晓儿,真是随了她命苦。

好端端被人上门退亲,这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呢?

柳氏苦着脸,胸口就像堵了块大石头,上不去下不来,沉甸甸的,连带着喘气都难。

“老三家的,这都多早晚了,磨磨蹭蹭干啥哩?摘个菜半天不见影,蹲下就不挪屁股,黑心尖的懒婆娘,想叫一大家子跟你喝西北风啊。”

对面蓦地响起一阵骂,隔着雨帘传出去老远。

柳氏抬头见婆婆抱着手站在屋檐下,一张脸黑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柳氏心一凛,下意识抖了下肩膀:“娘,不是这样的,我……我这就好了,您别急。”

“呸,饭都快熟了,净等菜下锅了,还不快些。”

白老太啐了一口,冷眼瞧着柳氏拎着菜篮从雨里冲过来,从头到脚淋成个落汤鸡。

她嫌恶地撇嘴,目光照例移向柳氏手中的篮子,待看到里头两个红彤彤的大番茄,勃然大怒。

“老三家的,这是咋回事?”

白老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没有她的准许,这老三媳妇竟敢擅作主张摘地里的番茄,而且一摘就是两个,真是长本事了啊。

她眼里到底还有没有自己这个婆婆?

白老太头一回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而且挑战者还是自己最看不上眼的三儿媳,气得肝都在疼。

柳氏迎着婆婆刀子似的目光,心突突直跳,但为了闺女,还是硬着头皮道:“娘,晓儿她……她不是伤着吗,我寻思着拿番茄炒个鸡蛋,好给孩子补补。”

“我呸,不过一个烂丫头片子,咋就这金贵了,也配吃鸡蛋?我那鸡蛋都是留着卖钱的,谁都不准动。”

白老太咬牙,手指头都快戳到柳氏眼皮上,柳氏却像个木头桩子,缩着肩膀,闷头不吭声。

这时,柳氏的小闺女白馨儿急冲冲跑来,抱住柳氏的腿一阵摇晃:“娘,你快去瞧瞧二姐吧,二姐醒了就傻了,说不认得我,不认得大姐,还问大姐自己叫啥,说她啥都记不起来了……”

“你说啥?你二姐她咋地了?”柳氏瞪大眼睛。

白馨儿哭道:“二姐她……成傻子了。”

“老天爷呀!我的晓儿!”

柳氏大呼一声,拽起白馨儿就往里头跑,菜篮子摔地上,菜滚了一地,气得白老太在后边又跳又骂。

柳氏奔回房,自己的二闺女果然已经醒了。

和白馨儿说的一样,床上的白晓儿头上缠着厚白布条子,身上裹着被子,满脸茫然,目光呆滞。

一双黑沉沉的大眼睛偶尔转动一下,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既陌生,又防备,好像不认识自己。

“晓儿,我的儿,你真不记得娘了?”

柳氏颤声问着,一旁照顾的大姐白蕊儿点了点头。

“娘,晓儿醒来烧就退了,但忘了好些事,除了咱们,还有汪家的事……她也不记得了。”

柳氏的心顿时揪起,一把楼住白晓儿,滚烫的泪珠子顺着枯黄的面颊往下掉。

“都怪娘没用,连累俺晓儿受委屈。撞坏脑子是大毛病,今后可怎么得了?是娘不好,娘害了你啊……”

耳边是柳氏的哭声,窝在她温暖的怀里,白晓儿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

或许是因为这具身体天然的血缘联系,柳氏对女儿深沉的母爱竟瞬间瓦解了她的防备,让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找到了一丝归属。

“娘,您别哭了,病总会慢慢养好的。就算将来二妹她真的……不还有我和馨儿吗?大不了我……我以后不嫁人了,就在家照顾二妹。”

白蕊儿见柳氏哭个不停,咬唇说道。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作为白家三房的长姐,刚满十四岁的白蕊儿已经相当懂事,柳氏的担忧她隐隐明白。

“娘,大姐说得对,馨儿长大了就去赚钱给二姐请大夫,二姐的病肯定能好的,娘别担心了。”

小妹白馨儿听到大姐的话,虽然不是很懂,也急着向娘亲保证。

“俺蕊儿馨儿都是好孩子,是娘没用,累你们受苦了。”

《农门小娇媳》 精彩点评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白晓儿,晓儿)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白晓儿,晓儿)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一瑟)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一瑟)了,只希望主角(白晓儿,晓儿)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农门小娇媳

农门小娇媳

作者:一瑟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白晓儿,晓儿)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白晓儿,晓儿)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一瑟)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一瑟)了,只希望主角(白晓儿,晓儿)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