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 柏林 第33章 失言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NP文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 柏林 第33章 失言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NP文

发布时间:2019-10-15 00:55:1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柏林 状态:已完结

新书《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柏林,主角周谨,慕容傲,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肖煜他……开你的车回去了。”唐暖如实回答,而后不忘又补了句,“纪少,你是知道的,肖煜他不——一直以来都不愿回……”到纪家去的。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在线阅读<<<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免费试读


“肖煜他……开你的车回去了。”唐暖如实回答,而后不忘又补了句,“纪少,你是知道的,肖煜他不——一直以来都不愿回……”到纪家去的。

“知道了。”纪池烨冷声应道。

而他自然是知道肖煜不愿踏入纪家一事!

阴鸷的眼眸突然暗沉了下来,头靠着身后的靠枕,他再次缓缓的合上眼!

给人一副很是疲惫的样子。

因为头部还有些昏沉的缘故,他只好试着去揉太阳穴两旁位置!

透过后视镜,唐暖担忧的问着,“池烨,你……你是不是不大舒服?”

池烨……

在听到对方的称呼,纪池烨有些小吃惊,脸色煞变,透着几分厌恶。

而这一切唐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

内心不由的紧张着,试着解释,“对不起纪少,我,我刚才……”

“以后,你不用送我了。”纪池烨语气清冷的说着,话语中不带有任何多余情绪!随即,视线落向了车窗外!

心里头酸溜溜的,唐暖自然明白他话中之意。

吸了吸鼻子,她强装笑脸的应了句,“知道了!”语毕,心,仿佛间跌入谷底,真的叫她好难受!

眼眶湿润润的,有泪水在涌动!而她,一直在强忍着!

勉强的牵了牵嘴角,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一副没事儿的样!

车后座上,某人始终禀冷着张脸将视线落向车窗外!

20分钟后

车子在纪家别墅门口缓缓停下!

“你可以回去了。”车后座上,某人冷冰冰的说道。

语毕,欲打开车门下车。

“纪少,我们可以聊一会儿吗?”见他要下车,唐暖再也憋不住了,语气带着恳求。

而他握着车把手的手只是微顿了下,随即,冷冷的拒绝了她,“没这个必要吧!”

话落,打开车门,下了车!

透过车窗,望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唐暖再也不受控制的泣不成声!

她喜欢他,打心底里喜欢的那种!

她不相信,他会感觉不到!

只是,她想不通,为什么他要对她如此冷漠!

难道在他眼里,她连那个女人都不如吗?

眼里泛过一道不甘,可是心却痛得她快要窒息!

将头深深的埋在方向盘上,这一刻,她哭得好绝望!

纪家别墅内

掀起窗帘一角,见车子并没离开,纪池烨忽的又将窗帘放下!

脸色随即难看到了极点!

耳边,纪母的声音传来,“池烨,那位唐小姐……”

唐暖,她是认识的,虽然有见过几次面,但是并不了解!

“吩咐管家让她离开!”丢下这句话,纪池烨随即长腿迈开上了楼!

显然,他正在发火!

而纪母自然的也不好多做询问!

二楼最大的主卧内

一回房,纪池烨就进了浴室。

打开花洒,任凭冰凉的水浇灌着他全身!

酒精的度数加上周谨儿的突变,纪池烨只感体内像是有把火在燃烧着!

他想发泄,可却只能隐忍着!

而唐暖的纠缠,更是叫他厌恶到了极点!

直到许久,他才从浴室里走出,腰间上只是随意的系了条蓝色浴巾!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柏林)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周谨,慕容傲)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柏林)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周谨,慕容傲),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

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

作者:柏林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柏林)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周谨,慕容傲)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柏林)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神秘俏娇妻:纪少,别硬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周谨,慕容傲),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