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晋臣》晋臣口陈甚悉 第15章 最难对联 晋臣T吧

《晋臣》晋臣口陈甚悉 第15章 最难对联 晋臣T吧

发布时间:2020-03-25 16:54:4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女贞 状态:已完结

《晋臣》是女贞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晋臣》精彩章节节选: “大气的上联,我喜欢!足见裴家小郎你的志向乃是要建立不世之功啊。”谢安不假思索地说:“我对:一袭青衣,墨客案前挥狼毫。” 听谢安

>>>《晋臣》在线阅读<<<

《晋臣免费试读


“大气的上联,我喜欢!足见裴家小郎你的志向乃是要建立不世之功啊。”谢安不假思索地说:“我对:一袭青衣,墨客案前挥狼毫。”

听谢安这幅下联,似乎有着退隐山林,泼墨寄情山水之意。

裴逸知道,历史上著名的典故“东山再起”,就是出自谢安。谢安虽然怀有大才,但是却不愿意做官,故而隐居东山,寄情山水,过着陶渊明一样的生活。后来由于其弟谢万被贬去世,陈郡谢氏在晋朝朝廷中已无官员任职的情况下,才被迫出山做官。

而谢安不管是做了多大的官,内心始终都还是希望归隐。这也是他最后愿意放弃权力争夺,归隐山林的原因之一。

这幅下联,确实对出了谢安内心向往的生活。

“好对!好对!”谢虎直接啪啪的鼓掌:“裴逸,你太小看我家主公。在这大晋,谁能和我家主公比文采?”

裴逸也是作揖道:“谢公文采,果然名副其实。”

谢安此时也是洋洋自得说:“过奖了,过奖了,哈哈。裴家小郎,看来你要给我当书童了。”

不过裴小小急了,急忙跑到裴逸身旁,低声耳语说:“少主,您快想个难的。不能让他们赢啊!”

裴逸看着裴小小这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样子,也是笑了:“放心,小小你先坐回去,别裂了伤口。”

“好,少主,出难的啊!”说着裴小小就坐了回去。

裴逸想了一下自己脑中的难联,选中了一个说:“谢公,接下来第二题,还是刚才的四七格式,上联是: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

这个可是很著名的一个对子,琴瑟琵琶上面合起来有八个王,难点就在这里。这是裴逸看《射雕英雄传》的时候知道的对子。虽然这个对子在现在,许多人都知道答案。不过在这1600年前的晋朝,可就不一定了。

谢安此时一听,脸上的笑容一下凝固了。裴逸知道谢安看出了这个对联的难处,嘴里不停地思考嘀咕:“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这个如何对?”

谢安思考了好一会,但是还是想不到。看到自己顺风顺水的主公居然答不上来了,谢虎一下急了。但是他着急也没用。

“琴瑟琵琶……琴瑟琵琶……琴瑟琵琶……”

谢安嘴里不停地嘀咕着这四个字,眉宇间的沟壑,越来越深。裴小小点燃的那株计时香,已然燃烧过半。

谢安为了不浪费时间,于是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这个我对不上,琴瑟琵琶,含有八个王,我也必须以四个同样的字型来对,意思还要连贯,这还真有点难。一时想不到。这一联,我输了。”

听到这里,裴小小一下开心地嘲讽谢虎道:“好!哈哈,黑面虎,怎么样?还敢不敢说我家少主不行?”

谢虎辩驳说:“小娘子,别高兴得太早,这不还有一题吗?小子,快出第三题!”

裴逸心想,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这出题,一向是难道依次递增的,自己的第三个对子难道还会比第二简单吗?

裴逸说:“谢公,请听题,这次只有五个字。”

“五个字?!”谢安脸上顿时充满了疑惑。

这对联自当是越长越难对,可裴逸这是什么情况?

谢安疑惑地问道:“裴家小郎,你可别看我是个长辈,就让着我。你输了可是要给我当书童的。”

“没关系,那就当我是让着您的。您先对一下吧。”裴逸嘴角微微一笑说:“我的题目是:烟锁池塘柳。”

谢虎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说:“烟锁池塘柳?就这五个字?意思也简单。我以为是什么困难的题目呢,太简单了吧!主公,快对!”

裴小小急忙说:“少主,您怎么出这么简单题目啊!出一个二三十个字的对联啊。咱们不能输的!”

一旁看戏的热火朝天,推胸顿足。但是当事人裴逸,却只是保持着微笑,一副成竹于胸的样子,侧卧于席间。

因为裴逸清楚,这个对子是天下第一难对。至今没有一个能完全符合其意境和结构的下联。

谢虎的开心掩盖不了谢安的焦虑。此时谢安的额头已然渗出几滴汗。看到谢安这个表情,裴逸就知道,谢安看出了此联中的玄机。

经过了许久思考,谢安迟迟对不上。谢安不停地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嘴里反复的念叨这个对子,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过了好一会,于是裴逸懒散的问道:“小小,时间还有多久?”

裴小小急忙看了一眼点着的香,开心地说:“马上就到!”

谢安此时忽然长叹一声,笑道:“裴贤弟,是我谢安输了。我对不上来。”

谢虎一听,惊讶无比:“怎么可能?主公,这不就是五个字上联的吗?比前面两个对联还少好几个字呢。怎么会对不上?”

“虎子啊,这个对联的难易度并不在字数的多少,而在于结构的巧妙。”谢安捋着胡须笑着说:

“裴贤弟的这个对子构思十分巧妙啊。烟锁池塘柳,别看是只有五个字,意思也简单。但是每个字的偏旁部首拆出来,却包含了火、金、水、土、木五行啊。我要对的话,偏旁部首也必须以五行相对。我思考良久,对不出来啊。这上联实在是太难了。不想了,再想我怕我的脑袋就懵了。我认输了,我认输了。不知裴贤弟可否赐教这两个妙联的答案?”

裴逸说道:“这第二联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可以对: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

“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谢安玩味了一阵,点头说:“妙啊,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裴贤弟果然才思敏捷,我谢安自愧不如。那这第三联?”

裴逸说道:“这烟锁池塘柳可以对,桃燃锦江堤。”

“桃燃锦江堤。偏旁部首是木、火、金、水、土,妙啊!”谢安情不自禁的拍起了手说:“对得真好。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裴贤弟啊,你的才华,只怕我谢安望尘莫及。我谢安输的心服口服,心服口服啊!”

其实裴逸是很想对“炮镇海城楼”为下联,这样形式上更加工整一些。只是可惜在晋朝的时候,火炮的“炮”字是石字旁的“砲”,而火字旁的“炮”的意思只有一种做饭的方法和炮烙的意思。对出来,肯定谢安不理解意思。所以只好用“桃燃锦江堤”代替。

谢安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但是裴逸却说:“非也!其实你我二人,互有胜负。”

“恩?”谢安疑惑地问:“怎么叫互有胜负,明明我输了啊。三个对联我只对上了一个。”

裴逸笑道:“谢公,我只是赢了赌约。但是这对联游戏,是您赢了啊。您仔细想想,我从一开始,一共出了5个对联,而谢公您对上了前面的3个,岂不是您赢了这游戏?”

谢安一听,裴逸是把之前作为热身的两个对联也算上了。裴逸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

谢安哈哈大笑说:“裴逸啊,你是把我谢安一步一步的都算计在里面了啊。你的这些奇思妙想都是怎么来的?你赢了赌约,我赢了游戏。谁都不失面子。我现在开始佩服你了。之前是我小看你了。你的才华和前途,不可限量啊。”

裴逸知道木已成舟,于是立刻单膝跪拜说:“兄长在上,请受裴逸一拜!”

谢安急忙扶起裴逸,捋着胡须开心的笑着说:“好啊,好啊!我谢安能有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义弟。正是三生有幸啊。”

谢虎此时却说:“主公!可是您长裴逸30多岁呢啊!”

正在兴头上的谢安手一挥,打断了谢虎的话:

“谢虎,我大哥谢尚也长我小弟谢石25岁,这有何不可?莫要多言了。”

随后谢安拍着裴逸的肩膀笑道:

“贤弟啊,今日没有三牲祭品。等择日去了我家,你我兄弟二人再摆下三牲祭品,书写《金兰谱》,歃血结义。从现在开始。以后贤弟有任何困难,只要告诉愚兄,愚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裴逸谢道:“那就先谢过兄长了。”

“哎!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而且能认你这个年仅十五岁的义弟,我也是倍感年轻啊。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和逸少,玄度他们兰亭集会,寄情山水,潇洒风流的年轻时光啊。如今回想,真是万分感慨集于胸。”

这“逸少”就是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书圣王羲之的字,而“玄度”则是东晋著名诗人,玄言诗的代表人物许询的字。

这时裴小小也是很惊讶:“别人一直说这江左谢安有雅量,能容天下不容之事。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小小佩服。”

谢安笑道:“哈哈,小小姑娘只怕也不是等闲之辈吧。”

谢安再一次开怀大笑了起来:“贤弟啊,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与众不同呢?愚兄一直自负才学不输他人。其他的名利我可以不争,但是每次遇到清谈和文学之事,我必然要争个第一。但是今天,你虽然数次拒绝我,还在这才学上赢了我一筹,我反而却越来越喜欢你了,也是输的心服口服。贤弟啊,你身上真的有一股特殊的魅力啊。”

裴逸此时也是大笑说:“这不是贤弟的魅力,这乃是义兄有吞吐天下的胸怀,所以才能屡次容忍小弟。小弟以为,这丞相肚里能撑船,以义兄的胸怀,将来一定能够成为大晋的丞相的。”

虽然宰相肚里能撑船说的是王安石,不过裴逸还是用了出来,而且也没用错。毕竟谢安将来是要成为丞相的。

裴逸现在只想趁机先拍拍谢安马匹,难得自己穿越过来能够先收一个义兄。既然历史上没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说不定自己和谢安这个结义,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著名的结义。

《晋臣》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女贞)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竺瑶,裴逸),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晋臣

晋臣

作者:女贞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女贞)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竺瑶,裴逸),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